吉祥茄子🍆🍆

咸鱼茄子煲 口味杂

【刀剑乱舞】源氏兄弟の日常

前排提示:

ooc!ooc!ooc!!!

有照搬台词以及改台词。(因为懒)

轻微髭膝向

个人其实很喜欢这对兄弟啊哈哈哈兄控弟弟和记性不好的哥哥。

祝食用愉快(*Ü*)ノ☀

----------

★壹·初来乍到

髭切:(语速慢吞吞)我是源氏的宝刀,髭切。你就是我的新主人吗?

膝丸:(四处张望)我是源氏的宝刀,膝丸。兄长...兄长他来了吗?

髭切:(依然慢吞吞)请照顾一下我的弟弟...那个...叫什么来着...嗯...我忘记了,但是请照顾一下他。

膝丸:(可怜巴巴)兄长他...他又忘记我的名字了......我没有在哭,真的没有哭!

髭切:(高兴但是语速依然缓慢)啊咧?弟弟?啊啊,就是他啊,请一定要照顾一下他。

膝丸:(兴高采烈)兄长!你来这里多久了?...(转头)那个,不好意思,兄长他没给你添麻烦吧,他那样的性格.......

髭切:(微笑而慢吞吞)什么啊...我可没有添麻烦噢...我只是偶尔会帮忙照看马什么的,而且我没有切掉它们的鬃毛呢......

膝丸:(😨)兄长你绝对有想做过这种事情吧,绝对有的吧!

髭切:(微笑)怎么会呢...


★贰·关于出阵

压切长谷部:(认真严肃)这次出阵的刀剑男士有:队长大太刀萤丸!

萤丸:(高兴)太好了,今天起我就是队长啦~

压切长谷部:(严肃)太刀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温柔笑)交给我吧。

压切长谷部:(开始焦虑但依然严肃)胁差骨喰藤四郎!

骨喰藤四郎:(面无表情)了解。

压切长谷部:(十分焦虑但仍怀揣希望)打刀鸣狐!

鸣狐:(狐狸开口)嚯嚯,主上眼光也是十分高的啊!

压切长谷部:(依然带着希望)打刀山姥切国广!

山姥切国广:(低沉)......让我来,可以吗?

压切长谷部:(打开最后一张纸然后满脸崩溃)最后一位是:太刀髭切......

髭切:(笑眯眯)不不不...我才不会没当上领队就去砍队友呢......

其他一同出阵的五把刀面带惊恐看着髭切。

髭切:(笑眯眯)真的不会哦~

膝丸:(握住髭切的手)兄长,答应我,千万不要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来,也千万不要砍队友。

髭切:(笑)啊啊,连弟弟你都不信任我的话,说不定我真的......

膝丸:(惊慌失措)不不不,兄长我是信任你的,我们可是关系很好的兄弟啊!

髭切;(微笑)那就好......

一行人出发,膝丸焦虑的坐在本丸门口。

压切长谷部:(扶额)主上您这样安排真的好吗.......

★参·关于远征

膝丸:(担心)我要出发了,我不在的时候兄长就拜托了。

髭切:(笑)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添乱的噢......

膝丸:(一步三回头)根本难以对兄长放心啊...他那样的性格......

髭切:(目送远行然后转头)那么...今天要做什么呢......主人没有安排什么给我做吗?

压切长谷部:等等,我看一下啊......(翻看小本本)主上今天没有安排你呢,你可以随自己喜欢。

髭切:(抬头望天)随我喜欢啊......(缓步离开)

髭切:(走到庭院中间)哦呀,那不是岩融吗......

岩融:(大笑)噶哈哈哈哈哈哈!!今剑不要藏啦!我找不到你了噢,再躲起来我就要挥刀啦!

髭切:(笑)还是老样子啊...

今剑:(突然冒出来)啊咧?这不是髭切吗?岩融!快来看!是髭切呀!

岩融:(走近)哦?真的啊,噶哈哈哈哈哈哈哈!!髭切哟!你是来和我一起狩猎的吗?不过你怎么好像越来越矮了?

今剑:(蹦蹦跳跳)那是你越来越高了!

髭切:(笑)你们两个关系还是这么好呢。

今剑:(蹦到岩融肩上坐下)是啊是啊~话说好久不见了髭切,你弟弟呢?

髭切:他去...诶...嗯......我也忘记了啊。

岩融:(挠头)你记性越来越差了喂。

髭切:(笑)刀活千年......大部分事情都忘记了呢......

岩融:真亏你还记得我们啊。

髭切:啊,老人家偶尔也会有灵光一现的情况嘛......

今剑:你这个语气和莺丸还有三日月好像噢...

髭切:噢...三日月?天下五剑吗?

岩融:这个也记得,看来你的记性也没多差啊。

髭切:但是天下五剑,是什么来着?

岩融:...是我高估你了...

髭切:(走向三日月)嘛嘛...那些事情,随意了啊...

(膝丸远征归来)

膝丸:(把东西交给长谷部)这是这次的成果。(大喊)兄长!兄长!兄长你在吗!

髭切:(坐在走廊上)呀咧呀咧,我在这里噢。

膝丸:(小跑过去)兄长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髭切:(慢吞吞)什么也没有发生哦,但是认识了不少人,那个,叫什么......什么.......诶......名字我忘记了啊......但是和我蛮聊得来的。

膝丸:(扶额)兄长你的记性真的是越来越差了。

髭切:(慢吞吞)有什么关系,反正需要的时候我总会想起来的嘛。

膝丸:(突然警觉)兄长,那我叫什么你记得吗?

髭切:(慢吞吞笑)当然......吼丸?不是吗?

膝丸:(头疼)啊啊啊虽然也有人这么喊我但是兄长你这么喊我好奇怪啊!膝丸啊!膝丸!我现在叫这个啦!

髭切:(慢吞吞)名字什么的其实无所谓啊...反正一个名字留不长久嘛......再说我知道你是我弟弟就好啦。

膝丸:(嘤嘤嘤嘤)我没有哭!绝对没有因为兄长不记得我名字哭!


★肆·关于比试

膝丸:(兴奋)能和兄长比试真是太开心了!

髭切:(慢吞吞)是啊,但是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噢。

两人打架的时候旁边一群刀围观。

今剑:他记性这么差可是招式还是记得的啊。

五虎退:(星星眼)看起来好厉害...

烛台切光忠:(四下张望)长谷部在这里吗?大俱利和阿贞呢?

大俱利伽罗:(悄悄退走)啧。

岩融:(兴奋)看得我都跃跃欲试了啊。有人等一下愿意和我来一把吗?

御手杵:(同样兴奋)我来我来。

与此同时场中。

膝丸:兄长你还记得这么多啊,这招怎么样!(挥刀)

髭切:(游刃有余)哦呀哦呀,勉勉强强还记得一点点而已,噢哟。(躲开攻击)

膝丸:(满脸钦佩)兄长还是很厉害啊。

髭切:(挥刀)哪里哪里...记得那一招半式而已。我可没有放水啊。

膝丸:(认真的挥汗如雨)是的兄长,我能感觉到。

髭切:到此为止了,膝丸。

膝丸:(被刀架在脖子上)啊啊,还是不行啊,就差一点点...

髭切:(收刀)但是你变强了呢。

膝丸:(突然愣住)等等,兄长,你刚刚......是不是喊我了?

髭切:啊?

膝丸:喊我膝丸啊膝丸!(热泪盈眶)

髭切:诶...?我不记得了啊。(把衣服穿好走人)

膝丸:诶?兄长......兄长!等等我!


★伍·关于名字

髭切:我呢,因为被改过太多次名字啦,所以名字什么的,对于我来说,不太重要啊。

膝丸:那也不是你忘记我名字的理由啊兄长。(QAQ)

髭切:(垂下眼睛)我甚至还有过因为意外砍断了另一把刀而被取的“友切”这种名字呢。说不定我努力的畑当番久一点,我的名字又要变成什么杂草切之类的了。

膝丸:(憋笑)虽然很好笑,但是兄长,你最初的名字,就是我和一起取的,髭切啊。

髭切:啊...这个我记得。

膝丸:(坚定握拳)所以兄长,打起精神来记住我的名字吧!不过这么说起来,我要是喂马喂久了,名字不会变成什么马屋丸,马饲丸之类的吧...如果真的变成了这样!兄长你一定要记住我原本叫膝丸啊!(眼泪汪汪抱住髭切的腰)

髭切:(反抱回去)......呀咧呀咧......

膝丸:(抬头看髭切)怎么了吗兄长?

髭切:(笑)不,没什么,就是我觉得你偶尔对我撒娇什么的也不错。

膝丸:(突然反应过来赶紧松手)什么......我可没向兄长撒娇啊!就是,下意识反应、本、本能什么......之类的......

髭切:(笑)好的好的~

-----------

END

不行了写这文的时候被这对兄弟萌死了快。

我怕是脑子有病(x)

评论(7)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