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茄子🍆🍆

咸鱼茄子煲 口味杂

【刀剑乱舞】乱藤四郎远行の日子·壹

我昨天下午把乱酱送去极化了,不知道为什么在看见他真的离开了之后居然有点难过,好像看到自己的孩子长大了要出远门了一样的那种复杂心情,于是就有了这一篇文。

各刀男送极化远行台词衍生

乙女向ooc见谅

大概是个温馨的文吧

有人愿意看我这个乱七八糟的文真是太好了

---------------------------三日月宗近 压切长谷部 萤丸 一期一振 莺丸 药研藤四郎

长曾弥虎彻


“主君,我有件事想和您说。”

乱说要离开的时候,长曾弥正好是近侍。

他看着乱来找你,与你谈话谈了一个下午,你知道乱想远行是因为参悟到了什么,他想要变强,想要以更好的姿态陪在你身边。

可是尽管他的想法你都能理解,但是你依然不愿意让他离开这个本丸。

原因?你太担心了。

担心他出去会饿,会冷,会过得不好,甚至于害怕他根本回不来。

乱与你讲了一个下午,口干舌燥,于是喝起了早已冷掉的茶,看着你不高兴的脸,最终是垂下了脸看着自己的茶,没有再和你说话。

你以为劝说成功了。

这时候看着你们一下午的长曾弥开了口:“主上,我认为让乱藤四郎离开是最好的,现在这个时机。”

乱立刻抬起了头看向他。

“可是我......”你着急地反驳他,甚至脸上都带着一丝愠怒。

“不要生气主上,我们这些刀,都是因为主上您的原因才得以在现世重见天日。原本应该呆在博物馆或者不知道哪个角落里的我们,因为您的存在而实现了一把刀应该有的价值,尽管是以现在这样与您相似的形态,我们却依然满足,也如此发誓,要忠于您一生。”长曾弥说。

你楞了一下,依然想继续反驳。

“主上,请您听我说完。”他看着你一脸的不满,却依然坚持说了下去。

“可是尽管我们都守护着您,却依然有无能为力的时刻啊。”长曾弥叹了口气。

你突然想起来一个月前那次池田屋的暴动,时间溯行军几乎是疯了一样想杀了你,因为他们也知道,一直以来都是你带着你的付丧神们阻挠他们的计划,一次又一次的阻挠,终于时间溯行军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你的身上;尽管那一站你们都是完好的回来的,可是所有和你同去的付丧神们都身受重伤,连你也受了伤,乱更是几乎碎刀,看到时间溯行军退去之后他就立刻昏死过去,晕过去之前还紧紧地扯着你的衣袖。


“那种时候,大概所有刀都是一个想法,那就是变强,变强,再强一点,为了不让自己重要的人在自己面前受伤。”长曾弥抓紧了自己的刀。

“主上,我希望您能理解我们想要守护您的心情。”

“主君......”乱看着你,湛蓝色的眸子里似乎能倒映出你的样子。

你沉默了。

你明白的,这些你都明白的。

他们都只是想寻求保护你的力量而已。

“算了,我同意你去了。”你终于还是开了这个口。

乱几乎是飞奔着回去收拾的。

乱离开了许久,你依然呆坐在原地。

长曾弥看着你,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你的头。

你突然惊醒,迅速的跑去了本丸的门口。

过了一会,乱走了过来。

“主君,我刚刚想给您告别的,去找您没找到,却没想到您在这里。”乱笑得很灿烂。

你看着他简陋的行装,几乎憋不住那句不要去。

“那么主君,我走啦,不要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不会乱来的。”他看你眼眶微红的样子,还是走过来抱了你一下。

本丸里的其他刀们并不知道乱的离开,因此除了你和长曾弥外没有人来送行。

最终你看着他一点点的踏着夕阳消失在你的的视野里。

“那家伙的新力量,我现在就很期待了啊。”长曾弥一直站在你身边和你一起目送乱的离开。

你突然想起来他的兄长,一期一振还在远征没有回来,最终连给自己弟弟送行的机会也没有,于是你终于没忍住,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

“咦怎么哭了啊,他不是不回来了啊,不要哭了啊。”长曾弥手忙脚乱想要找点什么来擦你的眼泪。

你直接扯住他,然后抓起他羽织的下摆就拿来抹眼泪。

“......”长曾弥无语了一下,然后顺着就把你揽进了怀里。“失礼了。”

你依然扯着他的羽织,以一个十分别扭的姿势被他抱在怀里。

“他会平安回来的,带着崭新的力量,放心吧。”你看不见长曾弥的脸,但是却能感觉到他说话时胸腔的震颤,还有他平稳的心跳。

你四周都是他的味道,渐渐的安静了下来,却因为这一整天精神的紧绷,在他怀里睡着了。

“主上,主上?”他喊了你两声,你因为睡着没有回应。

“睡着了吗?”他尽量轻手轻脚的将你打横抱起,然后送你回了房间。

一夜好眠。

--------------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