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茄子🍆🍆

咸鱼茄子煲 口味杂

【刀剑乱舞】乱藤四郎远行の日子·贰

各刀男送极化远行台词衍生

乙女向ooc见谅

大概是个温馨的文吧

有人愿意看我这个乱七八糟的文真是太好了

这一章涉及乱酱极化的信件内容,是剧透,请没极化乱酱的婶婶们注意。

--------------------长曾弥虎彻 压切长谷部 萤丸 一期一振 莺丸 药研藤四郎

三日月宗近


过了一段时间,你收到了与战绩报告一起寄过来的乱的信。

那时候的近侍是三日月,他将一叠信件从狐之助那里取来递给你。

“战绩报告,请过目。”他笑眯眯的说。

“啊.....谢谢。”你双手接过信。

你总是不习惯,毕竟这个人——啊不对,是付丧神,怎么说都是天下五剑之一,还被誉为最美丽的刀,更何况他总说自己是个老爷爷。

要不是三日月自己的要求,你根本不会让他来做近侍。

接过信后你扫了一眼,立刻发现一封与众不同的信件,你拿起来一看,发现是乱寄回来的信,你很高兴,一时间忘记了尴尬,招呼他过来一起看。

“致主人——

我到京都啦,也就是所谓的‘寻找自我’吧。

京都的街景令人怀念......话虽如此,这之后被一把火烧成了荒原。

时隔太久,我都不认识路啦——!

因为还想集中精力探险,今天就写到这里。

我还会给你写信的!”

啊...太好了,他看起来过的还不错。

你心里这样想着,稍微松了口气。

“不久就会回来的吧。”三日月陪你一起看完信,然后突然说。

你这才惊觉你刚刚不小心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了,然后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他。

“要是横尸野外的话,说明他实力也不过如此。”依然是那副悠然的表情和悠哉的语气,可是那句话却十分的硬,硬到刺痛了你。

“......”你生气了,转过去决定不理他。

“哦呀,生气了吗?”三日月看看你,然后慢悠悠的端起了茶。

“但我讲的是事实。”

你几乎是愤怒的转过头去,却发现他端着的茶氤氲着挡住了他的眼睛,你看不清他的神色。

“我、知、道!”你每个字都咬的很重。

“哈哈哈,善哉善哉......”你听着他笑了几声,转过去继续整理你的出阵安排。

果然不该让这个人、不,这把刀当近侍的。

你这么想着,却越发烦躁。

和室内一片安静,只有三日月偶尔端起茶杯又放下而发出的轻微的声响。

啧,静不下心来。

你一下站起身,“刷拉”一声拉开纸门走出去,想透透气。

可是三日月没多久就跟了过来。

“......你跟着我做什么?”你现在根本不想看见他的脸。

“哈哈哈哈,赏月啊,老人家的爱好嘛,你要不要一起?”

你突然想起本丸里的付丧神们大部分都喊你“主人”或者“大将”,唯独他不同。

其他付丧神听说乱去远行几乎都是祝福或是安慰你,唯独他不同。

其他付丧神都是等你的安排来当近侍,唯独他不同。

这个人说话做事都有着与众不同的地方,可是你观察过后发现,那是他自己独特的自我主义。

看起来软实际上会让你拐着弯去服从他。

而且相当固执。

你突然觉得很可怕。

怎么说他都是活了上千年的刀啊......

“哦呀,上千年的刀怎么了吗?”三日月站在你面前问道。

然后你发现又不自觉的讲出了自己心里想的话。

“没有......”你转头不去看他。

“那去赏月吗?噢,恐怕和我这个老头子一起你也提不起兴致吧,唉,年纪大了真是麻烦呐~”三日月一拍头,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转身便走。

......这句话什么都透着一股被你嫌弃了的感觉,你赶紧追上去扯住他的袖子。

“我和你去。”你脱口而出。

等你反应过来你在做什么的时候,你已经和他一起坐在了本丸某个屋子的屋顶上了。

看吧,三日月式自我主义的威力。

你叹了口气。

其实你也没有真的生他的气,只是他那句话太过于现实了,现实地扎到了你的痛处,你最担心的也是这个。

三日月听到了你的叹息,微不可闻的也跟着叹了口气。

“不要太担心了,我们都希望他能平安的回来不是吗。”三日月这么说着,端着一杯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里拿出来的茶喝了一口。

居然还氤氲着。

你不禁睁大了眼睛,惊奇地看着他。

“怎么?噢,要喝吗?”三日月作势伸手进了袖子里。

你有点期待能拿出什么。

然后三日月把他自己放到了你手里。

嗯...他的本体刀。

你一脸的不解看着他。

“哈哈哈,没有带足够的茶来,就先拿这个赔个礼。”三日月笑着说,另一只手仍握着他的茶。

又来了三日月式自我主义。

你有点无语,不过你很快就被手里的名刀吸引了注意力。

因为和付丧神们并肩战斗战斗久了,你对冷兵器很感兴趣,几乎所有本丸里的刀们本体都被你摸过一遍,唯独那几把出名的,你没有摸过。

一是不好意思,二是不敢。

毕竟怎么说都是闻名天下的刀。

三日月没有愧对他最美之刀的称呼,刀身和刀鞘都美的近乎圆满,你手里捧着的仿佛不是一把刀,而是一件美轮美奂的艺术品。

你忘乎所以的欣赏着,最后没忍住伸手触摸上了冰冷的刀刃。

三日月一愣,似乎是觉得有些痒,噗嗤地笑了一声。

你突然惊醒,惊慌失措的把手拿开。

他却笑着说:“啊哈哈哈,可以可以,摸吧没关系。”

你却不敢再碰,赶忙将刀归鞘然后还给三日月。

三日月接过刀,沉吟了一下,然后说:“嗯...这就是所谓的肌肤相亲吗?”

你脸刷一下红了,慌忙想向他解释肌肤相亲的意思。

三日月笑着看你慌忙解释的样子,似乎觉得很有趣。

你乱七八糟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地解释了一阵,突然发现本该听着解释的三日月一直看着月亮,也不知道到底听进去了没有。

“你到底听我说话没有啦!”你有点尴尬,于是大声道。

“嗯?哈哈哈,没有哦,老人家年纪大了走神很正常,习惯就好。”三日月笑眯眯转过头看着你说。

啧,三日月式自我主义。

你这样想着。

两人一时无言,沉默。

“这时候月亮是最好看的呢。”三日月突然开口。

你于是看向他,却发现眼前的这个付丧神比月亮更好看,特别是他奇异的眸子,天上的月亮倒映在他的眼睛里,看起来他眼睛里好像有两个月亮一样,有着一种摄人心魄的美感。

你一时看呆了,三日月在这时却说了一句什么。

你没有听清,回过神来问他。

三日月定定看了你一会,看的你开始慌了,才慢悠悠开口说道:“我说,今夜月色真美。”

嗯?就这样?

你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他也看着你。

过了一会,他把头转了回去。

“哈哈哈,善哉善哉。”他笑了,眯着眼睛看起来很愉悦。

月亮好看有这么开心吗?

你抬头看了一眼月亮,依然觉得没有他好看。

“好了,是时候回去了,再晚会着凉的。”三日月说着站起来,顺带着拉起了你。

明明是你喊我出来赏月的....诶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他拉起了你之后却没有把手放开,而是一直这么牵着,直到你回到了你的房间。

当然中途你试着挣脱过,没有成功,也就红着脸任他这么牵着了。

他向你道过晚安后就离开了。

嗯...他的手很温暖,和他的本体截然相反。

你这么想着,渐渐睡了过去。

----------------

TBC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