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茄子🍆🍆

咸鱼茄子煲 口味杂

【刀剑乱舞】乱藤四郎远行の日子·叁

各刀男送极化远行台词衍生

乙女向ooc见谅

大概是个温馨的文吧

有人愿意看我这个乱七八糟的文真是太好了

--------------长曾弥虎彻 三日月宗近 萤丸 一期一振 莺丸 药研藤四郎

压切长谷部


自从知道三日月主动要求做近侍之后,长谷部也学会了这么做。

他知道你因为乱的离开而担心,那时候他找到你并对你说:“他离开的这段时间,无论何事,都请吩咐我吧。”

你虽然没有答应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都让他来当近侍,但是一两天还是可以的,你也不想付丧神们太累,一般近侍都是由你安排轮流担当的。

你看着在你面前忙忙碌碌帮你整理资料的男人,觉得无论如何都还是习惯他来当你的近侍。

因为大部分工作都是他干的你就负责张嘴指点江山。

啊...轻松......

于是你“啪叽”一下倒在榻榻米上,呈一副四脚朝天的样子大刺刺的躺着。

那边的长谷部早就注意到你的动作立马走了过来,在他还没问出“您怎么了?”之前你先开了口:“啊长谷部我要是嫁人绝对找你这种啦!”

却见长谷部没有任何反应的将你从地板上扶起来坐好,并说道:“主上,工作还没有做完可不要偷懒,如果觉得太多了您可以吩咐我来做,不要这样躺在地上,容易着凉,并且对骨头不好。”

“诶——长谷部你真像我妈啊——”你被扶起来还是软绵绵烂乎乎的样子,瘫在了桌子上。

“这种话您说过太多遍了,坐起来主上,您不能在工作时驼背,时间长了会腰疼的。”他将手放在你的腰上,另一只手掰着你的肩膀将你掰起来。

你不得不保持端端正正的坐姿,像你小学上课那样坐着。

“长——谷——部——”你拉长了音喊他的名字,“我不想做啦——你让我放松一下嘛......”然后又趴了回去。

“是是,那么主上您需要我做什么呢?”长谷部像是习惯了你带着撒娇意味的耍赖,凑过来坐在了你的旁边。

“啊没什么要做的啦其实,把这个抄一遍就行啦。”

“好的,还需要做什么吗?”长谷部已经开始抄写了。

他的字其实比你的好看的多,但是为了不让别人看出异样他常常模仿你的笔迹,却不知道他自己的字会不会也跟着变难看。

你维持着瘫在桌子上的姿势,看着他奋笔疾书,你的角度能很清楚的看到他认真的眉眼,然后感慨了一句:“长谷部你好帅啊,真的想嫁给你了怎么办?”

他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往下写。

你看见他嘴角扬了起来。

你一肚子坏水在闲着的时候总会沸腾起来,你突然有了个好主意。

“呐,长谷部,我有个小小的请求。”你坐直了身体认真的说。

或许是你在他面前总是不正经没个正形,你这认真的语气让他有些惊讶,放下了笔,转过来端正的跪坐好等着你的请求。

你对他跪坐的姿势很不满,你明明要求过他不要让你们之间的主仆关系这么分明的,可是他总是不听,这也是他唯一不听的命令了。

不过你想想你等会要说的要求,就想把那些不满都抛开了。

反正你等会是不能跪坐的嘿嘿嘿。

“主上?您说什么?”长谷部疑惑道。

啧...怎么又把心里想的话说出去了。

“没有,长谷部你听好了,我的要求是——”你故意放慢了语速。

果然长谷部一副要出阵的样子。

“你给我做膝枕吧!”你得意地看着他。

长谷部这次是真楞了,整个傻在那里,你原以为他早就对你语言上的调戏毫无反应了,没想到这次反应这么大。

“长谷部?”你举起手在他脸前晃晃。

长谷部举起手将你的手抓下,然后用另一只手捂住了他的脸,发出了低低的笑声。


尽管他戴着手套,你却仍然能感觉到他手上的热量。

“长谷部......?”你有点害怕,他抓着你的手很用力,虽然不至于到箍出淤青的程度,但是也红了。

不会是逗弄过头生气了吧。

长谷部看起来是笑够了的样子,终于把捂住脸的手放了下来。

你看他没有生气的样子,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

“那么主上”他突然就拔出了他的本体刀握在手里并伸出腿在上面比划“您要我的哪一部分呢?”

?????!!!!!

“是您自己动手还是我来?”长谷部看着你,紫色的眼睛里满是温柔,然后作势要切。

!!!!!!!!!!

“不不不不不是这个意思!!!”你惊慌失措的大喊,赶紧将刀夺过来塞回刀鞘。

“膝枕是这样的!”你将他的刀抱在怀里,一把将他扯下来,把他的头按在你的大腿上。

“喏,学着点。”你对他对膝枕的理解有点哭笑不得,脑子一热就直接这么做了示范。

你看着他睁大眼睛直愣愣的枕在你的腿上,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卧槽我做了什么啊啊啊!!!

但是你又不敢推开他,只好让他这么直愣愣的躺着。

“那个...长谷部,你懂了吗?”你紧张兮兮地开口。

“主上,恕我愚钝,没有。”长谷部回过神来回答道。

“......”明明你教他做什么都学的很快的,怎么这次这么简单的事情却学不会呢?

“那好吧,你再感受感受。”你忍着害羞和尴尬让他继续躺着。

难道是因为...以前织田家和黑田家都没有人这么做过吗?所以他学不会这么...嗯...温馨的事情?

你突然心疼他,伸出手就像你摸五虎退那样揉了揉他的头发。

他的发质看起来很硬摸起来却意外很松软啊......

然后你感觉到他的手臂伸过来环住了你的腰,连带着整个脑袋都凑了过来埋在你的小肚子上。

咦咦咦????

你慌忙的按住他的手臂想要阻止他。

“失礼了主上,稍后您想怎么惩罚我都行,但是现在,请允许我稍微忘记一下您和我的身份。”他将脸埋在了你的腰腹上,你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听见他的声音闷闷地传出来。

“很温暖。”他说。

也是,他之前或许从未感受过这种温馨......

你把手放在他露出来的后脑勺上,另一只手则抱紧了名为“压切长谷部”的打刀。

以后你会感受到更多温暖的,只要我还在这个本丸一天。

你这么想着。

然后长谷部渐渐放松了身体,居然就这样抱着你睡着了。

你有点无奈,但更多的是心疼,自己好像太过于依赖他了。

你顺手在旁边扯了两张被子,一张卷起来垫在你身后,另一张盖在了长谷部身上。

被子是你偶尔工作熬夜太晚懒得回房间为了方便放在这里的。

这种时候派上了用场。

你动作尽量轻巧,没有惊醒睡着的长谷部。

然后躺着躺着,你也跟着睡着了,怀里还抱着他的刀。

当然之后长谷部醒来想要切腹自尽那是后话了。

-------------

TBC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