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茄子🍆🍆

咸鱼茄子煲 口味杂

【刀剑乱舞】乱藤四郎远行の日子·肆

各刀男送极化远行台词衍生

乙女向ooc见谅

大概是个温馨的文吧

有人愿意看我这个乱七八糟的文真是太好了

-----------------长曾弥虎彻 三日月宗近 压切长谷部 一期一振 莺丸 药研藤四郎


萤丸


这两天你很头痛。

因为可以主动要求当你近侍的说法传开了,也不知道是谁讲出去的,谁都不像会讲出去的样子,你就算有牢骚也没办法发。

忍受着本丸一众付丧神亮晶晶的眼神觉得生无可恋。

因为无论谁来要求你都很难拒绝啊。

最后你直接下令不允许再主动申请近侍,违者一个月不许进近侍名单。

于是都安分了下来。

也不是所有刀都有很积极的想当你近侍的意愿的,至少有表面上看不出来的。

当你说出下一个近侍人选的时候,被选中的人自己也没想到。

他惊讶的睁大了眼镜,伸手指了指自己。

你笑着朝他点头。

于是他跟做贼一样小心翼翼的溜到你身边,本来就小小只的他这样刻意躲避反而起不到什么隐蔽效果。

大概是想玩吧。

你想。

萤丸,也就是这次你的近侍刀,同时也是没有想自愿当你近侍的刀之一。

当你问他的时候,他说道:“唔,因为我知道你之后肯定会拒绝所有主动者,而且恢复秩序的话,肯定优先选没有安排过又不主动的刀,所以我就按兵不动啦。”然后继续趴在你旁边吃烛台切做的牡丹饼,嚼得十分起劲。

“知道?”你很好奇。

“萤火虫告诉我的哦!”他含糊的回答。

你突然想起来这个家伙也是个活了很长时间的刀,就算他给你一种他是你弟弟的感觉,那他年纪依然比你大上很多。

非常...嗯...直白的谎言呢。

你想。

“没有撒谎!真的是萤火虫告诉我的!”萤丸突然坐起来说,牡丹饼还没有吃完,腮帮子鼓鼓的。

怎么又把自己想的东西讲出去了......

你扶额。

“好的好的我知道啦,萤火虫很厉害的不是吗?”你妥协了,宠溺的摸摸他的头。

他是少数几个做你近侍没有穿正装的刀,穿着他习惯的松松垮垮的运动服,袖子和裤子都比他本人长。

“萤火虫会在我受伤的时候汇聚过来噢~”他继续嚼牡丹饼,认真地和你说道。

“这个我知道的。”你继续摸他的头。

手感很好。

“不过在这么摸下去我会变矮的!”他有点生气,却没有躲开你的手。

你把手拿开,然后才想起来你从来没摸过他的本体,也从来没有在他受伤的时候去手入室看过他,萤火虫这种事情,到底有没有呢?

不过你能看见这么多付丧神在你本丸里了,甚至还跟着他们穿越时空并肩战斗过,这种玄幻的事情放在以前你肯定也不信啊。

真是......

你很想验证一下萤火虫的真假,但是本丸里你从来没有听说过哪里有萤火虫。

萤丸看你坐着发呆半天,以为你又在胡思乱想,开口说:“唔,不要乱想啦,反正还有我在你身边啦!”

你当然没有胡思乱想,于是你把你的想法说了出来。

萤丸顿了顿,咽下一口牡丹饼说:“我房间后面的竹林里就有啊!”他拍拍手,“我带你去看看吗?”

你从来没有看见过萤火虫,于是点点头。

他很高兴的拉着你的手去了院子里,找到了那片竹林之后就拉着你一头钻了进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你别说萤火虫了,连虫子都没怎么看见过。

萤丸拉着你到处跑,没有找到萤火虫,急得团团转。

“我记得就在这附近的,我今天早上还和他们玩过呢。”他着急的解释。

你对本丸里萤火虫的存在依然存疑,但是这时候却为了安慰他选择了口是心非。

“大概是现在还没到晚上吧,萤火虫不都是晚上才会发光的吗?所以现在找不到吧。”你笑着用没被他牵住的手摸他的头。

“可能是这样......”他想起今天早上他到竹林里的时候天色也比较暗。“不过你总是这样摸来摸去的,很好玩吗?”

你笑着没有说话。

他又拉着你回去了。

晚上你很早就睡着了,却被他摇醒说去看萤火虫。

你睡眼惺忪迷迷糊糊的被他拖走,竹林里却依然什么也没有。

这次他真的着急了,直接在竹林里喊:“萤火虫——萤火虫——”

然后原本安静的本丸里一片喧闹,都被他喊醒了。

长谷部和烛台切打着灯出来找到你和萤丸,烛台切送你回去睡觉,长谷部则是在原地和萤丸说了一堆道理。

他一直低着头沉默,你看不见他的表情。

第二天一早,你醒来没有看见身为近侍的萤丸,以为他昨天睡太晚今天起不来,于是打理好自己就去了书房。

烛台切将早餐送了过来。

你很疑惑,因为以往都是近侍做这些事情的。

“啊...我看见您的早餐一直放在那没人来取,于是擅自就送了过来,过一会您跟萤丸解释一下吧。”他说。

你于是吃起了早餐,一边吃一边想萤丸怎么还没起来。

直到日上三竿,萤丸还是没有来。

你开始慌了,不会是昨天晚上弄的他丢了面子生气了吧?

你去他的房间找他,只看见了明石国行一个人躺在垫子上。

“萤丸?他不是一大早就去了你那里吗?”明石国行一脸的不明所以,然后他坐起来推了推眼镜,“发生了什么?”

于是萤丸就这样不见了,惊动了整个本丸的刀去找他。

石切丸站在院子里祈祷,爱染国俊上蹿下跳,明石国行尽管还是那副提不起劲的样子,但是却跟着搜查大部队满地跑。

这大概是他这一年的运动量了吧,你想。

不过他真的很在乎萤丸啊。

你想,然后也想跟着他们一起去。

却被安抚下来,说是说不定等一下他就会自己过来找你了。

你于是忍住着急坐在院子里等着。

到了日落西山的时候,院子的历史回溯器突兀的亮了起来。

你急忙跑去查看情况。

搜查大队早就各自分好了队伍去了不同的时代寻找他,现在的本丸里也就剩下你和少数几个新来的付丧神们,他们也一样看见了那道光,分分跑来想要询问状况。

可是没人想到那竟然是萤丸。

只见他浑身是血的倒在了地上,怀里抱着他的刀。

你几乎是疯了一样的跑上去抱住他。

“不要...哭啊...”萤丸的手动了动,想抹掉你的眼泪,却因为重伤没法抬起。

“我去...给你找萤火虫了...哟...”然后你发现他怀里抱着的除了他的刀,居然还有用绳子绑在刀上的一个透明的罐子。

里面有两三只红黑相间的虫子正在缓慢的爬动着,瓶身上蹭着血迹。

“不过...运气不好...遇见了...很多...溯行军...”他的手抱不住怀里的东西了,刀和罐子都滑落在地上。

你看见刀身上有一条裂缝,几乎将刀变成了两段。

“刀匠!!刀匠!!快过来!!这里有重伤刀需要修复!!”你慌张的想喊来刀匠。

“别说话了,现在先治好你的伤再看萤火虫好吗?”你僵硬的抱着他,不敢乱动,生怕再牵动什么伤口。

瓶子摔碎了。

“啊...它们来了......”萤丸笑着闭上了眼睛。

“萤丸?萤丸?萤丸!别睡啊,不要睡啊,求求你了,不要睡好吗?萤火虫你还没带我看到啊......”你嘶哑的哭吼着,泣不成声。

“你快抬头看。”一直默默看着没有出声的不动行光突然开口。

你眼泪婆娑的抬头,却看见了一点盈盈的绿光。

它飘忽的降在了萤丸的刀上。

然后突然间,你看见了很多很多的绿色光点漂浮在你的旁边。

然后像得到了什么信号一样,那些光点飞快的汇聚向你怀里的付丧神,你失去了怀里的重量。

太阳完全落了下去,绿色的光芒却照亮了整个院子。

你茫然张着嘴地跪坐在地上,甚至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透。

你的表情看起来蠢毙了,可是现在没人能看到,大家都被眼前的景色深深吸引着。

你突然反应过来,现在根本不是看风景的时候,萤丸现在怎么样了?

你在一片温柔的绿芒里四处张望着。

寻毕无果。

萤火虫带走了他吗?

你想。然后开始自责起来。

历史回溯器亮了,搜查大队都回来了。

同时那些绿光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几个闪烁间就消失了。

你在院子的走廊上看见了破破烂烂的萤丸。

明石国行和爱染国俊也一眼就看到了他。

你们三个几乎同时上去查看了萤丸的情况。

发现萤丸虽然衣衫褴褛,但是气息平稳,像是睡着了。

三人同时松了口气。

药研走过来扒开围观的人群,查看了萤丸的状况,发现除了有点虚弱以外什么也没有。

你再仔细看过去,除了萤丸身上的衣服还能显示出他之前的伤势,其余的一点也看不出来了。

明石国行抱走了萤丸。

你很内疚,因为要不是你对萤火虫产生了好奇,他也不会这样拼命的一个人去回溯时间去找萤火虫。

于是你悄悄的在本丸里的刀们都睡下之后溜到了萤丸那里。

受伤的刀男们有特别的房间。

此时的房间里,爱染和明石都在萤丸的旁边睡下了。

你不敢进去打扰,就拉开一点点门缝往里面看。

然后第二天早上你醒来的时候,发现本丸里的藤四郎们在你身边或躺或靠,居然都围着你聚成一团睡着了。

五虎退的老虎崽有两只窝在你怀里,另外三只则紧紧的靠着你。

他们都盖着自己的被子,五虎退把他的被子给了你,然后自己和包丁挤在了一起。

你正迷糊着呢,突然你靠着的门开了。

于是一众人噼里啪啦的倒了下去,他们也都醒了。

爱染国俊一脸的惊讶,然后问:“什么什么!要开什么宴会了吗这么多人!”

你摸着因为磕在地上撞红的脸,不好意思开口。

“我、我是因为昨天晚上起夜的时候,看见了主人坐在这里睡着了,想着不能让她着凉,所以就抱着被子过来想和她一起睡,没想到会这么多人。”五虎退红着脸解释道。

“我的话是觉得很有趣啊!而且挤在一起比较不容易着凉嘛,诶嘿嘿,主人你等一下要奖励糖果给我哟~”包丁笑嘻嘻的。

“我是因为......”

“我是......”

“我我......”

“还有......”

然后周围都是一片解释的声音,乱七八糟的混在一起。

萤丸被吵醒了,揉着眼睛坐起来看着你们。

“发生什么事了?”他问。

你看着他完好无损的样子,居然一时间鼻子发酸。

“唔...说起来,你看到我带回来的萤火虫了吗!”萤丸掀开被子走过来问。

“啊...这个...看到了啊,非常漂亮啊,谢谢你萤丸。”你尽量低头不让他看见你的表情。

“诶诶什么萤火虫?我都没有看见,好狡猾啊你们是不是偷偷去了什么秘密基地!”包丁气愤道。

“萤火虫?我都没有见过呢!在哪在哪?”

“我也要看!”

“呀鲶尾你踩到我的被子啦!”

“哇啊啊!!”

然后又是一片混乱。

萤丸这时候却双手捧起了你的脸,看见你拼命想要躲开的样子,“噗嗤”的笑了。

然后他凑过来亲了一下你的脸,然后说:“不要哭了啦,我没事了噢。”

直到他放开你,你依然整个人都是傻的。

鲶尾藤四郎眼尖的在一片混乱中看见了你们的小动作,大声喊道:“哇!真是狡猾!我也要亲主人的脸!”

然后你就被一堆藤四郎淹没不知所措了。

------------------

TBC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