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茄子🍆🍆

咸鱼茄子煲 口味杂

【刀剑乱舞】乱藤四郎远行の日子·伍

各刀男送极化远行台词衍生

乙女向ooc见谅

大概是个温馨的文吧

有人愿意看我这个乱七八糟的文真是太好了

涉及乱酱极化第二封信——没极化乱酱的婶婶注意啦——

----------------长曾弥虎彻 三日月宗近 压切长谷部 萤丸 莺丸 药研藤四郎

一期一振


其实你自觉挺对不起他的。

因为如果不是你同意乱的远行,一期一振也不至于连告别都没有就暂时不见了一个弟弟。

而且你那时候让他去了远征,等他们回来你才能告知他这件事。

虽然他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但你还是觉得内疚。

啊,头好痛。

“那个...一期一振......”你鼓起勇气想和他说起这件事。

“嗯?啊,您的文书我拿过来了。”一期一振拿着一叠信件,温柔地笑着递给你。

“啊?啊啊,谢谢。”你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一瞬就烟消云散了,你只好丧气的接过信件向他道谢,然后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头。

一期一振看你垂头丧气的样子,觉得你很像他犯了错的弟弟,不由得想要伸手摸摸你的头。

你毫无察觉,然后开心地拉住了他刚好伸过来的手。

“你看!是乱酱寄回来的信!”兴奋冲击下你丝毫没有去想为什么你一抬手就能抓到一期一振的手。

“致主人:

哎呀——真是败了。

四处走走转转,居然被误认为是迷路了,还被带走保护了起来。

啊,不过不用担心,我在认识的人那里。

捡到我的是细川胜元先生,我原来的主人,也是我名字的由来。

嗯,不过他似乎没有认出我,还请我吃鲤鱼,我过得很好!”

被原来的主人捡走了吗...那是不是,可以稍微放心一点点了,而且他还说自己过得很好。

然后你转头,就看见了与你距离非常近的一期一振。

......发、发生了什么?

呼吸能扑到他的脸上,你感觉到了被弹回来的热流。

你的脸红了。

“嘛...乱看起来过的很不错。”一期一振来来回回看了半天,然后做出评论。

你因为离得太近不敢呼吸而快窒息了。

“主君?”一期一振看了你一眼。“您怎么了?脸很红噢,是发烧了吗?”

“失礼了。”然后他将额头抵上了你的。

近、太近了啦!!!

“好像是有点烫,您要去药研那看看吗?”一期一振金色的眸子里满是担忧,他将手套摘下,与你维持着额头贴额头的姿势,双手捂上了你的耳朵。

“如果耳朵也烫的话就真的发烧了,这可不行。”这是他多年照顾弟弟的经验。

头好晕。

他说话时,呼吸全都扑到了你的脸上,让你有一种你们气息交融的错觉。

肾上腺激素超标。

于是你眼前一黑,成功晕了过去。

等你醒来的时候,你发现你周围围了一圈的付丧神。

“噢噢噢!主人醒了!!”鲶尾看你睁开了眼睛,高兴的出去通风报信去了。

“呜呜呜,主人您没事真是太好了。”五虎退抱着一只小老虎,另一只手抹着眼泪。

“我去给主人煮些易消化的东西过来。”烛台切也离开了。

“噶哈哈哈哈,主人没事就没问题了,今剑我们走吧,这里太挤了。不过烛台切,恢复的话我建议煮肉啊,那个吃了肯定能恢复的...”你看着岩融几乎是与天花板平行的脑袋,然后他离开了这里。

“岩融你等一下,哟西——”今剑蹦蹦跳跳地跃上了岩融的背。

“主上......您没事真是太好了!”长谷部握着你的手,激动的眼眶发红。

看你醒来而放心的付丧神们大多离开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与此同时药研递了一碗药过来。

“长谷部,这个喂大将喝下去,都和你讲过了大将只是思虑过多和有些着凉罢了,不需要太担心。”他把药放在长谷部手里,拍拍他的肩。

“要打起精神来啊,大将。”药研转身去收拾这个房间,一边收一边说。

你自己乖巧地捧着药碗喝药,长谷部在一边紧张地看着,好像你下一秒又会晕过去似的。

你把药喝完了,长谷部又扶着你躺了回去。

药研也嘱咐你最好再睡一觉。

你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长谷部又继续坐了一会,然后看你好像睡着了,摸了一下你的额头,和药研低声交谈了两句,就离开了。

于是屋子里只剩下一个还没有睡着的你,以及正在处理药的药研。

又过了一会,门又打开了。

“一期哥?”

“嘘,主君现在怎么样了?”

“有点虚弱而已,睡一觉再注意休息就好了。”

“是我大意了......”

药研磨药的声音顿了一下。

“这不关你的事,一期哥。大将生病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这次是积累的太久了一下爆发了而已。”

“不过我觉得大将的体质不会这么轻易的晕过去,她吃了什么吗?”

然后你听见一期一振把事情经过完整讲了一遍。

“......”一阵沉默,药研连药都不磨了。

“那个...一期哥,大将,是女孩子。”药研深吸了一口气说。

“唔?嗯,我知道的。怎么了?”

“所以你想想你那时候的行为。”

“唔......”

“是吧,你不觉得这才是大将晕过去的原因吗?”

“可是我给你们量体温的时候也是这么做的,那时候就是下意识的...药研?”

翻找的声音。

“喏,这本书你拿去看看,男女有别啊一期哥。”

“...好吧,感觉我现在在依赖你了呢药研。”

“那就多依赖一点吧。”

你没忍住,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

看见一期一振拿着一本书,摸了摸药研的头,然后离开了。

药研懂得真多啊...不过一期一振那个无意识的量体温方法真是让人头疼,他也是这样给他的弟弟们量体温的吗?

你想着想着,居然真的睡着了。

你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房间里空无一人。

你摸摸饿的咕噜噜叫唤的肚子,决定自己去厨房找吃的。

虽然是中午,但是他们都已经吃完饭了吧。

你走进厨房,果不其然也是空无一人的。

你撸起袖子打算给自己弄点吃的。

准备好一切打算下锅的时候,突然你背后传来了声响。

“......主君?”是一期一振。

怎么是他,你还觉得尴尬呢。

“您是饿了吗?请让我来做吧,不劳您动手。”他走过来拿走你手里的铲子。

你看他一身华服,怎么也觉得他不像是会下厨房的人,于是你又把锅铲拿了回来。

“那个...我自己来就好了,这点事情我还是能做到的。”拿回锅铲的时候你不可避免的碰到了他的手,于是你低着头又脸红了。

他不会忤逆你,于是站在一旁看着。

你紧张的给自己做了一碗蛋炒饭,金黄色的饭看起来颗粒饱满。

你于是拿起勺子就想吃,突然想起来你旁边还站着一个。

“那个...不介意的话,你要一起吃吗?”你又拿了另一把勺子递过去。

“啊,好。”他应下。

结果你和他谁也没有动。

“您先吃吧,我刚刚吃过午饭。”他对着你歉意地笑了笑。

“嗯...好吧。”你也确实饿了,于是就不多加客气吃了起来。

哦哦哦哦哦超好吃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然后就看见一期一振笑眯眯的看着你。

笑、笑什么啊,我脸上有沾到饭粒吗?

你摸摸自己的脸。

没有啊。

然后又看看他。

只见他从怀里抽出了一条手帕,然后就把手伸了过来。

“唔?”你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他看你不明所以的样子,于是干脆就凑过来帮你擦干净了你的嘴角。

他金眸里全是你张着嘴震惊到呆掉的模样。

你吓得一个后仰,失去了了平衡,眼看着就要倒在地上。

结果并没有什么疼痛。

你睁开眼睛,发现是一期一振揽住了你,可惜没能阻止掉下去的趋势,他被你带着倒在了地上。

因为姿势问题,你们两个到脸挨得很近。

我我我我我我......

你脑子一片混乱,身体僵硬。

结果你眼睁睁的看着他那样伏下来,然后,你嘴唇上一片温热。

....................

!!!!!!!!!!!!

你慌乱的推开他,捂着自己的嘴连连退后。

一期一振也摸着自己的嘴唇,脸上带着一抹薄红若有所思。

“你你你你你我我我我我...”你一片混乱,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只感觉自己又要晕过去了。

“我看您的表情是想要我亲下去的意思,于是就擅自这么做了。”他从思考里回神。“毕竟回应主人的期待,是刀剑义不容辞的责任。”

“你你你你怎么确定我的表情什么意思的啊!!而且我没有表现出那种期待好吗!!”

“啊,药研给我的书上写的,难道不对吗...”他说着掏出那本书。

你定睛一看,书名是《从细微之处讨好那个她~》

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理解错了吗?看来还要好好研究一下,毕竟主君您是女孩子,和照顾弟弟们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他皱眉。

“不用了,你就像照顾你的弟弟们那样对我就好了,这本书上讲的东西都是不对的啦!!绝对绝对是不对的!!”你生怕他再来一次刚刚那种亲密接触。

再来一次绝对又会晕的了。

“这样吗?那好吧,我去将书还给药研,您需要我拉您起来吗?”他把书收起来关切的问。

“不、不用了,你先去把书还回去吧。”

“可是您的脸很红......书上说这是需要我去抱住您的意思......”

“都说了那本书都是不对的啦!!!你快走啦!!!”

“那好吧,那我先走了,等会去您的书房找您,请不要在地上坐太久了,又会着凉的。”一期一振转身离开了厨房。

你松了口气,拍拍自己滚烫发红的脸。

脸啊脸啊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啊不争气。

你等脸上的热度稍微降下了一点,站起来把剩下的一点蛋炒饭放好,又收拾了厨房之后就离开了。

那之后本丸里传出有个会做饭的仙鹤的灵魂来报恩的故事是后话了。

--------------

TBC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