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茄子🍆🍆

咸鱼茄子煲 口味杂

【刀剑乱舞】乱藤四郎远行·捌(END)

乙女向ooc见谅

一点也不甜

暗堕黑化向注意

刀剑破碎描写

原创的女审神者

画风突变

以上加粗体都能接受?







↓↓↓

-----------这里只放我前一篇甜饼的链接 药研藤四郎 


 乱藤四郎


自收到乱的第三封信之后,落苏天天没事就蹲在本丸门口张望。

之前有刀陪在落苏旁边和她一起等,但是都被她一一赶了回去。

因为她也不知道乱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怕耽误了本丸里刀男们自己的事情。

于是被赶了几天,也就没人来陪她了,最多时不时过来看看她。

这天她依然蹲在本丸门口,中途长谷部端着一碗红豆刨冰给她消暑,在她旁边站了一会,就回去了,

她道谢,目送长谷部回去,一边吃刨冰一边等。

终于,那天傍晚的时候,他回来了。

因为逆光,她甚至没有看清楚他现在的样子,他就直接冲过来扑进了她的怀里。

落苏的眼眶一红,摸摸怀里手感甚好的橙毛,才拉开他准备好好看看他。

想象中的风尘仆仆疲惫不堪在他身上一点也看不出来。

就只看见了一个可爱的、粉扑扑的“女孩子”。

尽管之前就因为他的外形差点将他当做女孩子,但是这次远行回来居然更像个女孩子了。

你的远行到底都经历了什么......落苏默默把眼泪憋了回去。

乱看落苏一副怔愣的样子,很高兴的牵起了自己的裙角,膝盖微弯,行了了不伦不类的礼,然后问道:“主人,怎么样?我有没有焕然一新呢?合适吗?合适吗?”

“合、合适,当然合适啦,乱酱最可爱了。”落苏反应过来,发自内心的赞美。

头上的粉红蝴蝶结,身上看起来质地蓬松的浅色裙子,还有小高跟……这简直就是某个女子偶像团体的主唱啊。

嗯,是“我要是男生我会追”的那种类型。

“那就好啦~不过主人,你现在的眼神看起来很危险噢~”乱的语气有些嗔怪,不过他没有躲开她的视线。

“诶...啊对不起,不小心就......”落苏慌忙地低头移开视线,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鼻子。

“主人真是的,好——可——爱——”他笑着凑过来抱住了落苏的手臂。

落苏突然被挽住手臂,觉得有些别扭,但是她没有拒绝乱的接触。

 “我都被你弄的忘记说了,欢迎回来,乱。你不在这段时间我们都很想你,不过你放心,有其他的人陪我,我不会太寂寞”落苏笑的很开心,心里的一块大石终于放下了。

“诶——都有谁啊?还有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本丸里都发生了什么?告诉我嘛——”乱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于是她没看见他此时眼睛里的暗光。

落苏被他挽着手臂,一边往本丸里走,一边和他慢慢的讲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

深夜。

“呐,药研哥。”乱靠在纸门上。

“嗯?”药研依然在处理他的药材。

“听主人说,长谷部在我不在的那段时间里,做了主人的近侍?一直?”乱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是的,怎么了乱,这么晚了还不睡就是来找我确认这个的吗?”药研放下手里的药材,转过身问道。

“没有啊,就是觉得真好啊——能一直那样陪在主人的身边......哈哈哈。”他突兀的笑了。

药研察觉到他自从远行回来后就有些不对劲,但是因为没有什么具体的表现,他并没有深究。

但是现在...

“乱,你远行那段时间遇到了什么?”他推了推眼镜问。

“诶?没有啊,我就去繁华的京都逛了一下,然后遇见我前任主人啦,他还请我吃鲤鱼。”乱笑得很甜,是他常常会露出那种笑容。

“好了药研哥,我回去了,这么晚了你也要早点睡啊,晚安。”他笑着转身离开。

药研看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暗里,突然有了点不祥的预感。

+++

那天之后不久的某一天,半夜的时候。

药研被一阵打斗声吵醒了。

他本来就因为想得事情比较多而睡得晚,而且他一向浅眠,现在半夜被吵醒,当然是十分不爽的。

他穿上衣服打算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却听见了刻意压低的,熟悉的声音。

“哈哈哈,你以为你配?”

是乱!

他猛的拉开门向外看。

然后就有一道血溅了过来。

他摸了一下,是温热的。

什么情况?

然后他看见长谷部用手捂着自己的脖子,他的刀没有出鞘。

乱则是一身鲜血的握着刀站在他的面前,笑容依然甜美。

长谷部倒了下去。

血液蜿蜒地流了出来。

好像隐约听见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大将命令过不允许在比武场以外的地方动手,更不准真的拔刀。

乱一口气破坏了两条命令。

药研想走过去查看长谷部的情况,却警惕着乱。

“你要做什么?”他问,心里的不详感却越来越浓重。

“呀,药研哥,我本来只是想和他私下解决这个问题的,对不起,吵醒你了吗?”乱看向他,依然笑得很甜,可是被血迹衬托着他的脸却怎么看怎么诡异。

药研看着乱身上的血,如果只是长谷部一个的话不可能这么多血。

“...你还杀了谁?”药研闭了闭眼。

“诶...我想想啊,好像,除了药研哥你以外,都死掉了呢。”乱露出了一副思考的表情。

“啊,对了!还有主......啊不对,是落苏。”他说起落苏的时候,语气诡异地轻柔了起来。

“你...把他们都杀了?”药研深吸了一口气,难以置信地问。

“对呀~谁叫他们,要么太弱了,要么,就都是一些会跟我抢她的呢~”他甜甜地说,然后语气突然变得森冷。“弱者不配呆在她的身边,而剩下的,更该死!”

“呐,药研哥,你不会和我抢她的吧?”他娇俏地笑了两声。

药研没有看清乱是怎么到他身边的,但是现在,那股死亡的血腥气息离他如此接近。

+++

落苏突然醒过来。

她出了一身冷汗,梦里的情景实在太可怕了。

她梦见乱杀掉了所有的刀,最后还杀了她。

大概是因为她今天早上她和乱闹矛盾了吧。

那还要从乱刚刚回来不久后说起。

自从乱远行回来之后,就变得很粘她了。

尽管之前也很粘她,但是现在更加严重了。

甚至都不允许其他的刀来做她的近侍。

其他的刀们就闹了起来,弄的本丸里到处都是火药味,当然大部分是针对乱的,连一期一振这种溺爱弟弟们的好哥哥都找了乱去谈话。

内讧这种事情,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审神者,她当然不可能任其发生。

于是她没有理会乱的撒娇反对,就重新按照以前的规则排了近侍的人选。

乱那之后就变得很奇怪了。

比如他总是会在和其他刀男切磋的时候下重手,哪怕是刚刚来到本丸,之前一直没有过战斗经验的新刀。

再比如他总是在落苏睡着之后偷偷潜进她的房间抱着她睡。

刚刚开始落苏还忍着,以为乱是做了噩梦之类的,耐心的安抚他,然后把他送回自己的房间。

不管再怎么像个女孩子,乱也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孩子,当然不可能让他真抱着自己睡一夜。

可是等落苏睡着之后乱依然会跑回来。

之后她发现乱只是单纯想抱着她睡觉,而不是做了噩梦。

这样连着过了半个月之后,落苏忍不了天天睡不好觉的状态了,干脆利落的给自己的房间用灵力设了结界,阻隔了一切。

她终于安静完整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落苏看见乱一副没睡好的憔悴样子,于心不忍,于是去找乱想和他解释一下。毕竟付丧神以前一直都是以刀的形态存在的,根本不懂男女有别。

乱乖巧地听了她的解释,笑着对她点了点头,答应她不再半夜去找她了。

落苏松了口气。

可是她依然放不下心,睡觉的时候还是设了结界。

一连设了好几天都是这样,直到她发现乱确实安安静静的之后,也就彻底放松了下来,又回到了那种全然信任着刀剑们的状态。

然后她撤掉结界的那一天晚上,乱又来了。

落苏被彻底惹急了。

她直接把乱赶了出去,动静大的惊醒了其他的刀。

然后乱被一期一振领了回去,长谷部自告奋勇的要搬到你旁边的房间睡,说会为你阻隔一切骚扰。

你实在是心力憔悴,然后就答应了长谷部。

那之后确实你没有再被吵醒过。

乱找过落苏,也想要住她的旁边,哪怕和长谷部一起也住没有关系。

落苏旁边的那个房间本来也不大,长谷部也不是什么瘦小的人,和乱住在一起肯定会挤。

更何况明明有更宽敞的房间,落苏怎么又会答应乱的请求呢。

而且她依然记得乱对她做过的事情。

于是毫不犹豫地,乱被拒绝了。

从那以后乱就开始针对长谷部了。

私下里常常挑衅长谷部,故意去弄破他准备换洗的衣服、在他吃的东西里面下药、甚至故意喊他压切而不是长谷部。

最过分的是他不知道在哪里找来了织田信长的画像,密密麻麻的贴满了长谷部整个房间的墙,还拿红色的油漆把他房间的地板泼了一遍。

明明本丸里所有人都知道长谷部最厌恶的人就是织田信长。

落苏今天早上去找长谷部的时候,看到被弄的一塌糊涂的房间,然后被吓了一跳。

乱和长谷部打了起来。

长谷部遵从了落苏的命令并没有拔刀,可乱并没有。

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战斗。

落苏慌忙挡在了已经受伤了的长谷部身前,其他刀剑也来帮忙拉开两人。

不动行光倒是很高兴的,亲手将这些图都尽量完好的揭了下来,然后捧回了自己的房间。


之后落苏训了乱一顿,看着他红着眼眶跑开了。


她没有去追。


因为这件事情做错的本来就是乱。


她想要他好好冷静一下,好想清楚自己做错了什么。


然后今天一整天她都没有再见到过乱。


晚上落苏就做了个噩梦。


她擦了一下自己额头上的冷汗,打算去冲一下水冷静一下。

她尽量轻手轻脚的走出自己的房间,不想惊扰到隔壁浅眠的长谷部。

可是她看见长谷部的房间门打开着,里面并没有人。

咦?这么晚了还去哪?

落苏突然想起梦里的情景,吓了自己一跳。

怎么可能这么荒唐,那只是个梦而已,不要自己吓自己了落苏。

她安慰自己想。

那这么晚了长谷部去了哪里了呢?

落苏走下楼梯。

可是却看见了让她恐惧的一幕。

一楼的走廊上,清光和安定安静的躺在那里,破碎的刀体躺在他们旁边的地上,四周都是凌乱的血迹。

落苏可以想象他们死前是如何挣扎和难以置信的模样。

因为这和她刚刚的噩梦一模一样。

她的身体因为恐惧而颤抖着,她抖着手着拢起他们破碎的本体,疯了一样输出着灵力想要让他们活过来。


然而这一切都晚了。


她无意识输出着灵力,发现怎么做都是徒劳,就想去找刀匠,说不定他会有什么办法。

明明她心里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了。

落苏踉跄地走到外面,却看见本丸里,她爱着的刀们,都是浑身血迹的倒在地上,旁边则是他们破碎的本体。

地板,草丛,纸门......到处都是殷红的血迹,有些已经半干了。

落苏看着这一切,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是真实,她甚至以为自己又做了一场噩梦。

她呆立在那里。


直到她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

“落苏。”声音很轻,却带着笑意。

她转头,看见了一身血迹和伤痕的乱。

“乱......?”她喊他的名字。

“我在。”他笑着回应。

“其他的刀...他们......”

“嗯,都死了哟。”

“是...是...”

“都是我一个人杀的哟。”乱笑容甜美,被血迹衬托着却显得十分阴森。

“呐,落苏。”乱上前一步,紧紧握住了她冰凉的手。

“你看,他们都死了,我们就离开这里,离开历史保护监督政府,找一个安静美好的地方,永远在一起好不好?”他说完,亲昵的蹭了蹭她的下巴。

“你的手好冷啊,是不是着凉了?这么晚还不睡觉不行啊,对身体不好的,回去睡觉好吗?我来收拾东西,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能离开了。”落苏呆滞的看着亲昵的牵着她手的乱,他手上的、身上的血都蹭到了她的身上。

落苏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

“不......”她呢喃着。

“落苏你说什么?冷?是真的感冒了吗?”乱伸手探她的额头。

“不...不...不...不!!!”她疯狂的尖叫起来,猛的推开他,灵力暴动。

处于暴动中心的乱却丝毫不受影响,他原本湛蓝的眼睛却开始变红。

他看着惊恐的想要远离他的落苏,他的现任主人。

“呐,你为什么,要拒绝我呢?”乱甜甜地笑着,语气异常的委屈难过。

他一步步缓慢的走向她。

那股诡异的红色随着他的步子变得越来越红。

落苏在拼命地凝聚灵力阻止他的靠近。

“我明明,那么那么那么的,喜欢你。”

“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拒绝我!!!”乱带着狰狞的笑意大吼着,他的眼睛红得接近黑色。

“不过都这样了,那就......大家一起乱来吧?”他突然又平静了下来,继续微笑着,握住了落苏的手。

“呐,落苏。”他依然笑着,语气很轻,像是怕惊扰了什么,又像是情人间的密语。

------------

END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