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茄子🍆🍆

咸鱼茄子煲 口味杂

【剑网三】情人泪(佛秀/藏秀)

第一次把自己写的东西发出去

瞎瘠薄写写

不要在意细节和技能的不合理性(躺地)BE出没注意

---------------------------

  莫晓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少林,而且还是一个灵魂体的样子。

  她只晓得自己死了还不散去貌似是为了找什么人。

  找谁呢?

  莫晓飘飘到少室山下的巨大佛像上坐着发呆想事,然后佛像下的小径上走来一个…那是和尚么?长得太俊俏了,要不是剃度了根本看不出是个和尚,反倒像个富家公子。

  莫晓觉得奇怪极了,她当鬼快半个月第一次看见一个人类然后生出了情绪这种鬼不应该有的东西。

  然后她就跟着和尚飘了。

  和尚走进一个佛堂里,莫晓没看见佛堂上写了啥字,因为她想起来要看的时候她发现她出不去了,她被困在了这个不知名佛堂里。

  她有点害怕,她怕被超度,听说被超度很痛的。

  而且这个和尚在她跟着进来的时候就定定的盯住她,吓得她一动不敢动,生怕被超度,但是仔细看这个和尚,好像不是在看她,而是透过她在想什么人,眼神拉的悠远深沉。

  莫晓小心翼翼的挪开了,和尚没有再看过来,她松了口气。

  看来只是巧合罢了,她刚刚好站在了和尚想盯着发呆的地方。

  和尚在她挪开的时候就走到旧蒲团上闭眼打坐了。

  莫晓飘飘到这个佛堂唯一的桌子上坐下,抱膝看和尚。

  她觉得这和尚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可是要怎么证明啊?只是看着他就觉得和自己有故事算不算证明呀?

  莫晓思绪有点乱,她好像想起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想起来。

  和尚这一打坐就是半天,傍晚的时候,和尚睁开眼睛,黑色的眼睛里…呃…莫晓什么也没看出来。

  和尚起身理了理僧袍,看也没看莫晓一眼,走了。

  莫晓看着和尚走掉,佛堂门也不关上,又这么粗心!咦?自己为什么要用又?

  她试图走出佛堂,试了半天也出不去,好像有一条无形的锁链连着她把她绑在了佛堂里。

  莫晓有点难过,看不见俊俏和尚了啊…

  她发呆了一夜,鬼是不需要睡觉的,没事干她只能发呆想想和尚。

  第二天一早她又见到了那个俊俏和尚,还是一样走进来盘腿打坐,和昨天没什么两样,噢,区别是他身后没有跟着一个女鬼。

  莫晓又继续盯着他发呆想事情,也和昨天一样的姿势和位置。

  日子重复着一天天过去,莫晓的情绪和思绪越来越多了,和尚也越来越不打坐改成盯着莫晓的方向发呆了;为什么不是盯着莫晓?而是盯着莫晓的方向?因为和尚的眼神永远都是放空的啊!你见过盯着人还眼神放空的么?而且如果和尚看见了自己为什么不来超度自己啊?超度不是和尚本分的事么?所以他肯定没有看自己。

  这天和平时有点不一样诶,和尚带了和老和尚进来,她听见和尚说:“师父,这世上存在鬼魂么?”

  老和尚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莫晓,但是莫晓只顾着看俊俏和尚了,没注意他的眼神。

  “你要是看得见,她就在;看不见,她就不在。”

  “……”和尚没应声,低着头似在沉思。

  “无念便无思,无思便无情,也不会绑着一些本不该存在的东西。”

  “……”和尚迷茫的抬头看着老和尚。

  “这一切还需你自己看透。”老和尚说完这句话,禅杖在地板上敲了敲,走了。

  老和尚走了之后,和尚还在那低着头,莫晓听这对话听的一头雾水,但是她也猜到是和尚出了家心里还有人,出了家还念着的人,斩不断的红尘情。

  怎么她觉得心里难受想哭呢?鬼明明是不会哭的啊。

  和尚突然抬头看着她,这次莫晓确定是看着她了,因为和尚的眼神不再放空了,她听见和尚喊她的名字:“莫晓。”她在和尚漆黑的眼珠里看见了她的倒影。

  她看见了瘦西湖七秀坊,他领着她去叶芷青坊主面前求亲;她看见了西湖藏剑山庄,他和她穿着火红的喜袍骑在一匹枣红色的马上游庄;她看见了血红色的枫华谷,他护着几乎耗尽内力的她,独自与敌人缠斗将敌人带离了她,带着浑身的血迹与敌人周旋;而她看见了他决绝的背影,强撑着最后一丝内力冲进了人群,耗尽最后一丝力气舞出剑影留痕将他推去了赶来支援的藏剑弟子中。倒下的最后一刻,她满眼满心都是他沾染了血迹却安全了的背影。她笑着闭上了眼睛。

  “叶澜,别哭,你别哭呀,我要走了,你别再想我了好不好?”莫晓做鬼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哭出了声音,鬼的眼泪是血,莫晓知道她哭完就要消散了。

  眼泪滴落在了叶澜和尚的手上。

  很久很久以后,叶澜和尚成为了叶澜大师,他是少林中唯一一个用俗家姓名来当法号的和尚,也是唯一一个一辈子都待在一个佛堂里打坐的和尚。

  寺中的小沙弥去佛堂中扫洒时注意到,已坐化的叶澜大师手中的佛珠上,串着一颗血红色的晶珠。

---------------

END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