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茄子🍆🍆

咸鱼茄子煲 口味杂

【剑网三】生死蛊(唐毒)

虽然只有一条评论但是也算是有人期待的吧…

基·三出没注意,不能接受耽美的绕道走_(:3」∠)_

话说有人去看了丐帮的新轻功么?双龙真特么帅!!攻防都不打就看龙去了!

---------------
裴爻在路上捡了个人回来,嗯,一个人,浑身都是血的人。

其实裴爻不乐意多管闲事,因为中原人对他都不太友好,这个全是是血的人被他的灵蛇嗅着血腥味发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他在一堆纷乱的草堆里能看见血人的时候就觉得,他可能这辈子都忘不掉。

裴爻认识这个血人,不过很可惜,对方貌似忘记他了,因为裴爻在照顾昏迷不醒的他半个月之后,人跑了,什么都没留下,就好像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裴爻按捺下心中的不适感继续往苗疆赶路,他这次回苗疆就再也不会回中原了,莫晓死了,莫曦也长大了,唐陆……呵,他什么都不记得了,自己算是了无牵挂。

听说回去之后曲教主打算给个长老位置给我坐坐?裴爻心里想着曲云幻蝶传书说的话,走到一家客栈前。

这家客栈是进苗疆前的最后一家客栈,这客栈往后就没有路了,只能让会走的人当向导带你进去,苗疆倒是有不少人是做着向导赚钱的。

裴爻当然不可能不认识路,他是在苗疆五仙教内长大的,他母亲与五仙教内的圣蝎使关系非常好,这倒是帮裴爻的母亲一个大忙,毕竟裴爻不是纯粹的苗疆人,而五仙教又排外心重,苗疆女子若是入了五仙教想要嫁给非苗疆人的难度好比登天。

但是裴爻还是出生了,他的父亲是青岩万花谷中人,算是万花大师兄门下,倒是巧巧和万花大师兄一个姓,都是姓裴;苗疆女子都痴情,爱上一个男人就愿意为他赴汤蹈火,只可惜裴爻的父亲英年早逝,只留下了裴爻的母亲和一个没有出世的他就撒手人寰,于是他母亲就拖着6个月身孕的身子回到了苗疆。

他母亲曾和年幼的他讲过,她当年回到苗疆,差点被活生生拿去喂蛊,要不是圣蝎使念着旧情救了她,裴爻恐怕根本来不及出世就要被他娘带着去找他爹。

当然他母亲最后是没有事的,就是苦了裴爻,没有小朋友愿意和他玩,也没人给年幼的他好脸色,裴爻都默默忍了下来,他母亲也老是用那双和他一模一样的湛蓝眸子望着他,告诉裴爻要忍耐,这些欺辱他有一天是可以还回去的。

也多亏裴爻有极高的习武天赋,特别对五仙教毒经一脉蛊术,蛊术就好像为他而生的一样,蛊虫在他手里都乖巧的不得了,裴爻用实力在五仙教中为他和他母亲挣得了一个地位……

裴爻看着客栈前远远延伸出去的小路,把自己从回忆里捞出来,想着进客栈去住那最后一晚,从此以后和中原不再联系。

把房牌从看自己看得痴了的店老板手里拿走,裴爻缓步走去了自己的房间,推开自己房里的窗户,他翻身上了屋顶。

他心事重重的时候都喜欢看星星,虽然苗疆雾重,但是晴天的夜晚也还是看得见星星的。

他安安稳稳的窝在房顶,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支淬了毒的弩箭就扎进了他的侧腰,他只觉得浑身一麻,就动不了了。

……喂喂要不要这样啊?

裴爻心中隐隐对暗算他的人有些猜测,但是对方不出来他也不好妄下定论,只好在心里暗想。

一只温热的手摸上了他的腰,将染上了血的弩箭拔了出来,箭扎的不是很深,但是因为毒性伤口流血不止,那只手在伤口上按了一下,按出了更多的血液,然后帮他止住了血,缠上了绷带。

因为视角的原因,那人非常完美的卡在了一个现在动弹不得的裴爻的视线死角里,裴爻啥也看不见,只是从他熟练的包扎手法和接触他皮肤的感觉让裴爻确认了暗算他的人是谁。

……唐陆。

裴爻心里默默咀嚼着这个名字。

他不应该忘记了一切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然而裴爻还没来得及想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唐陆突然就抱住了他,裴爻闻到了唐陆身上的味道。

然后,身上温热的触感就不见了,唐陆走了。

…大哥我身上的毒效还没过去呢!

裴爻在屋顶上保持一个奇怪的姿势吹了半天的风,噢他这个角度也看不见星星。大概又过去了半柱香的时间,他才渐渐有了知觉。

裴爻拖着沉重的身子返回房间,灯也没点就直接扑在了床上,他本来以为他会很困的,结果倒在床上半天也睡不着,精神的很。

他听见头顶上传来细碎的动静。

“师兄…你的猪借…没有弩箭了。”一个模糊的女声。

“师妹啊不是我说…老太太说过…面具也是和弩箭一样的意义…我们虽然在一起…”另一个声音,听起来像个男的。

“借不借?”

“借借借…小声点…”

声音太小裴爻听得不真切,但是大致听出来这对师兄妹是唐门中人,是来苗疆出任务的,女孩子没有了弩箭找他师兄要……唐门的弩箭啊…

裴爻伸手去摸自己的包裹,包裹里只有一支漆黑的弩箭,箭尾上有一个篆体的陆字。

裴爻摩挲着那个陆字,渐渐有了困意。

……!

裴爻惊醒,却又不知道自己醒没醒,因为他看见了唐陆那张英俊的脸,用那种他一年前很熟悉的表情看着他,炙热,深情。

裴爻来不及思考,就被唐陆拖下了欲海。

裴爻本来就带伤,而且身体里还留着之前中箭的余毒,这番激烈的运动直接把他做晕了过去。

唐陆看着自己怀里昏睡过去的人,心里的悔恨和失而复得的喜悦冲撞着他的头脑,他又想起来自己失去记忆时的事。

唐老太太告诉醒来的他,他在一次非常危险的任务中失败了,与他同去的同门没有一个活着回来,除了他。

老太太还说,是什么人舍了半条命救了他,可是那人与我们唐门所处的立场是相对立的,若是你还想去找他,那就去吧,就当我唐门从来没有过你这个人。

唐陆听的懵懂,问了一句,是谁?

唐老太太默然,盯了他半饷,说,你都忘了啊,这小子还是放不开你,但是却愿意为你做到这一步,哪怕你忘了他他也愿意为你做出这么多牺牲。

唐陆还是茫然,却不再露出懵懂的表情,只是听着。

唐老太太却再没透露关于那人的什么话,只是叫他好生修养,以后不会再有这么危险的任务了。

唐陆回到了之前的日子,却老是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对,好像丢了什么东西,心里总是空的。

直到他遇见了裴爻。

那时候裴爻只是在附近,他监视某个任务人的时候看见了裴爻,因为觉得这个男人长得实在漂亮就多看了一眼,那一眼却几乎要了唐陆半条命。

他的心口突然抽痛起来,直接痛的他眼前发黑几乎晕厥,他在唐门长大接受唐门的训练当然也包括对痛觉的耐受度训练,却从来没有一次这么痛过。

居然痛得他想哭。

他藏不住身形,被任务人发现并追杀,因为痛感他有力也使不出来,只能狼狈的逃跑。

他终于甩开了敌人,却撑不住全身是伤的晕了过去。

他昏迷了半个月,期间睡睡醒醒混乱的梦里梦外全是裴爻,他知道裴爻在照顾他,却又不确定是不是真实。

直到他真正的醒来。

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想去找裴爻,但是他想了想,却又只留下一些破碎的记忆,于是他一声不吭就走了,也没有走远,就吊在裴爻身后。

他看见了裴爻发现他走后略显痛苦的表情,他真恨不得立刻冲出去把人抱进怀里,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轻举妄动。

直到裴爻翻上了客栈的屋顶他才找到机会出手。

于是他直接把人定住了,跑不掉,才一点点的接近他,触碰他,最后顺从了自己内心的想法,紧紧的抱住了他。

然后他又走了,抱住裴爻的那一刻他脑子里突然炸开了许多纷乱的画面,他头痛欲裂,心口又开始隐隐作痛。

他躲到离客栈60尺外的一棵大树上,默默忍着疼开始整理记忆,全是他和裴爻的,喜怒哀乐,自己对情绪的控制居然能在裴爻面前溃败的一塌糊涂。

他全部都想起来了。

裴爻一年前听说他要出一次非常危险但是完成后就能摆脱刺客身份的任务,什么也没说,就是任务前一天晚上热情洋溢的向他求欢,过程唐陆什么都不记得,只觉得心口沉甸甸的像是被放入了什么东西。

唐陆没多想,第二天就去出任务。

结果任务没有完成,其他人都死了,就他还活着。

之后他才知道,裴爻在他身上种下了生死蛊。

生死蛊。情之所依,心之所系。代君受命,保君平安。

生死蛊不是什么好炼制的东西,那是要用自己的心血来喂养的蛊虫,母虫会替子虫承担一切伤害,裴爻把母虫种在了他自己的身体里,而子虫,则是趁唐陆不注意的时候种进了他的身体里。

唐陆濒死,生死蛊自动发作,裴爻直接承受了他所受到的伤害,身受重伤,好在他当时是在七秀找莫曦,萧白胭用内力护住了他的心脉让他不至于死去,然后莫曦将他送去了万花谷。

他在万花修养了半年,半年后他出谷去找唐陆,却被唐老太太告知唐陆忘了他。

裴爻心里其实早有准备,却也被这个事实弄得憔悴了很多,他又去秀坊修养了小半年。

然后就遇见了因为生死蛊残虫副作用发作差点疼到晕过去被人追杀到重伤的唐陆。

他第三次救了他。

第一次是他们相遇,第二次是他们的错过,第三次是他们错过后的重逢。

唐陆抱紧了自己怀里的人,还好这次我没有弄丢你。

裴爻在唐陆怀里睡得安稳。

---------------

END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