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茄子🍆🍆

咸鱼茄子煲 口味杂

你是我的命定之人

听说产粮出ssr,网易爸爸你看我一眼,我不要ssr我要姑姑!!

这里狗崽粮,HE。

cp向#狗崽#不能接受点xx

预祝食用愉快(〃艸〃)

——————————————————

晴明今天从召唤阵里抱出来一个小崽子。

是只妖狐。

晴明嫌弃他的面具,直接掏出材料给小奶狐觉醒了。

“诶呀呀,好可爱啊,以后就由姑姑带着你了好吗?”姑获鸟抱着小狐狸崽子爱不释手。

大天狗坐在樱花树上吹笛子,闭着眼睛。

“啊...哒...”小奶狐安分的窝在姑姑怀里,转动着琥珀色的眼睛新奇的打量周围,被大天狗悠悠的笛声吸引,他转头,看见了大天狗...掉下来的羽毛。

他伸着手去够那些闪着微光的,带着些微大天狗妖力的羽毛。

羽毛还未落到他的手上就消散了。

妖狐抬头,看见了一双冷漠的蓝眼。

大天狗感觉有人靠近,睁开眼睛,低头一看。

那是一双毫无杂质的琥珀色的眼睛,澄澈的可以映出他的身影。

“那是大天狗大人噢。很厉害的大妖呢。”姑获鸟哄着他。

“哒...哒掂垢...”妖狐吧嗒了一下嘴跟着喊了一声,突然就笑了。

毫无心机的,最纯粹的,天真的笑容。

大天狗看着那个笑容,无端的起了一个想法。

他从树上飞下来。

“以后这孩子交给吾带。”大天狗看着姑获鸟。

“这...恐怕不太妥当吧。”姑获鸟皱眉。

“......”大天狗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盯着姑获鸟,蓝色的眼睛里全是固执。

双方僵持了一会,最后姑获鸟放弃了,心软的放弃了,毕竟大天狗当初也是她带大的。

“这孩子暂时就交给你了,要是他长歪了,天翔鹤斩等着你。”姑获鸟威胁了一下,将妖狐放在大天狗怀里,又给了他一个大吉达摩,然后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大天狗一只手抱着妖狐,另一只手捏着大吉达摩,皱了一下眉。

他没有带孩子的经验,以前晴明也不是没有喊过他带,但是他从来都没有答应过晴明,毕竟这无关他的大义。

他把大吉达摩放在妖狐手里。

妖狐抱着大吉达摩,有点吃力的张嘴就啃,然后光溜溜的达摩外壳上全是口水。

...他忘记了这个小崽子还没有长牙。

他把达摩拿回来,然后在手上凝出一道小型飓风,飓风将达摩卷成了一块块的薄片。

然后他又将达摩碎片还给妖狐。

“吃。”简短的命令语气。

小奶狐倒是毫不客气的将达摩片片塞进嘴里,也不知道是达摩天生对妖怪的吸引力还是他听懂了大天狗的话。

大天狗抱着他,沉默的看他吃完达摩,然后妖狐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碎觉...”看来达摩的力量已经在妖狐体内生效了,至少他能表达自己的意思了。

“睡。”大天狗将妖狐的小脑袋按在自己肩头。

妖狐半睡半醒的看见了大天狗的羽毛翅膀,伸手抓住了它。

准备带着他去结界的大天狗一惊,转头去看那个抱着他脖子的小奶狐。

妖狐睡得正香,白白嫩嫩的小脸泛着健康的红晕。

天狗族的翅膀一向只有天狗族认定的人才能碰,要是其他人碰了,只会被风刃卷成渣渣。

只是下意识的行为吗?

他皱眉抖抖翅膀,将妖狐的另一只手拿下来放在自己的后颈上。

妖狐的手被人移动,无意识的收紧了自己的手臂,然后蹭了蹭大天狗的脖颈。

大天狗被蹭愣了一下,心里泛起一种奇异的感觉,他抱紧了妖狐。

这是他第一次心里除了追寻大义以外生出别的感情。

好像...也不赖。

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原本被摸翅膀的不爽心情被人蹭了一下就消散了。

……

“这位美丽的小姐,可否愿意和小生一道去追寻这世上最美丽的风景。”一个脸上戴着面具的白发男子轻佻的用折扇挑起女子的下巴。

女子脸上浮起一抹红霞,挥开男子的折扇,羞羞答答道:“哪有你这样要求的呀,面具也不摘,都不让人家看看你的脸,怎么答应你呀。”

“哦呀,你是想看小生面具下面的脸吗?这可不行呢,除非你是小生的命定之人。”男子被拒绝了也不恼,面具只遮住了他的半张脸,别人能看见的只有他翘起的唇。

“那我不是你的命定之人吗?”女子娇嗔道。

“嗯...只要你答应小生,那便是了。”男子打开折扇掩住唇。

“...那就是要逼人家答应你嘛,你好坏噢~”女子提起粉拳刚想打到男子身上,突然刮起了一阵剧烈的风,剧烈到她不得不闭上眼睛。

等她张开眼睛,刚刚那个男子已经不见了。

......

“什么、你放开小生!”男子在刮风的那一瞬间就猜到是谁来了,现在他被拎着领子飞在半空中,整个人暴躁的炸毛。

“你确定要吾在这个时候放开你?”狰狞的面具下传来冷冷的声音。

“呃...”目测这个距离摔不死也会半残,还是算了吧。

最后他被带到了一个山谷里,要是没有翅膀的话,想从这里出去是很难的。

“......”两个戴着面具的人沉默了一会。

“你没有什么要向吾解释的吗。”戴着狰狞面具的人将面具摘下,然后疑问句用着陈述的语气说出来。

“...你还是不戴面具好看点。”驴唇不对马嘴的回话。

摘下面具的人突然伸手掐住对方的脸,然后把他的面具也拿了下来。

正是妖狐。

“呵,你不戴面具也好看。”语气微妙的有些讽刺。

“大天狗大人...你生气了?”妖狐歪歪头,拿扇子顶着下巴,眨巴眨巴眼睛卖萌。

“......”大天狗懒得理他。

“不要生气嘛,小生和她们只是玩玩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小生的面具只摘给命定之人看,你看我给你看了嘛。”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安倍晴明、源博雅、酒吞童子、茨木童子、妖刀姬、青行灯、姑获鸟、白狼、吸血姬、鬼使黑等等等等...就都是你的命定之人了。

妖狐看着大天狗变幻莫测的神色,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凑过去捏了一下大天狗的脸,成功的把他的注意力吸引回来。

“你做什么。”大天狗皱眉,摸了一下自己刚刚被捏的地方。

“叫你和我讲话的时候别分心。”妖狐笑眯眯道。

“说吧,这次阿爸叫你来找我干什么?”妖狐看大天狗注意力全转移到自己身上了,于是问道。

晴明知道妖狐是个耐不住安分的妖,于是放他出来,只有有事的时候才会唤他回去,一般这传话的任务都是由带大他的大天狗完成的。

“这次安倍晴明并未叫吾来找你。”大天狗看他一眼,向来冷漠的蓝色眼睛里有一些妖狐看不懂的东西。

“???”

“是吾自己想要来找的你。”大天狗突然倾身,将妖狐抱在怀里。

妖狐乍一惊,小小挣扎了一下,然后就放松下来,毕竟大天狗是带着他长大的,从小到大他不知道被抱过多少次,都习惯了。

“吾不知道为什么要来找你,但是,看见你和那个女子调情,吾就不爽。”大天狗将脑袋埋在妖狐的脖子里,说话都声音都闷闷的。

啊啦...这是,另类的宣誓主权吗?那小生是不是有机会了?

“大天狗大人,你这是在和小生说你吃醋了吗?”

“吃醋?”

“那是人类的说法,是说看见自己的心上人与别人亲近而产生的情绪,因为感觉就像喝醋一样,所以叫吃醋。”

心上人...

大天狗在脑子里反反复复将这三个字咀嚼了一遍,确定自己知道这个词的意思,然后就...傻了。

“大天狗大人?”妖狐轻轻推了一下把头埋在自己脖子上的大天狗,没有反应。

下一刻他猛的被大天狗推开,然后被抓住肩膀死死地盯着。

他比妖狐高,妖狐得仰头看他。

今天晚上月色很好,月光打在大天狗浅金色的头发上,映得他整个妖都仿佛在发光,他平时总是冷漠的蓝眼睛里倒映着月光,还有妖狐自己。

妖狐觉得自己没办法忘记今天的月色和自己眼前这个大妖,大概直到死为止,都无法再忘记。

大天狗突然亲了过来,漆黑的翅膀张开,拢住了两个妖。

不愧是大妖,连吻技都是这么厉害的吗?

被亲的缺氧头晕目眩的妖狐想。

“你是我的命定之人。”

——————————————————

END

不知道我在写什么_(:3」∠)_


还有新年快乐呀小可爱们(/ω\)💗

评论(2)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