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茄子🍆🍆

咸鱼茄子煲 口味杂

一梦1

这不是一个严肃的文

瞎逼乱写

ooc大大的有


现代末世paro

有前世今生梗

末世具体情况参考生化危机行尸走肉釜山行之类

cp向#酒茨#

之前那个为了庆祝茨木小天使来我们寮的文我给删了,重新写一遍...就是这篇了。_(:3」∠)_

——————————————
01

茨木童子睁开眼睛。

入眼的是残破的只剩下一半的屋顶和另外半边露出来的红色的天空。

自从末世开始,人类就失去了蓝色的天空和温暖太阳,还有能种植食物的土地。

他缓慢的眨了一下眼睛,从被褥上坐起来揉了一下自己的满头乱毛。

他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变成了妖怪?

这是末世的第6年,人类聚集基地全都在2年前被加速了进化速度的丧尸病毒的污染,幸存下来的人类寥寥无几。

很巧他茨木童子也是幸存者之一,幸存下来的原因很简单,他是个异能者。

他是在丧尸病毒爆发后一天得到异能的,在一次几乎要了他的命的发热之后。

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却无法控制自如。

直到一次来自人类的威胁逼得他失去了他的一只右臂,他才爆发出他的异能,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受到过来自丧尸的伤害,他的头发和眸色也因为异能变成了白色和金色。

如果按照病毒进化之前人类异能分法,他的异能是暗黑系的,确切的说是操控地狱之手和黑焰,还附带特殊效果。

他的地狱之手只有接触到地面才能释放出来,在遇到御空系的异能者的时候战斗会异常艰难;黑焰附带的火毒效果能让人感到虚弱而力不从心,反而更加适合用来杀死人类;他的溅射对丧尸特别是大群丧尸简直就是核弹级别的武器,只要一只丧尸死了,那么那一群丧尸都会被溅死。

异能还分等级,但至于如何升级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知道,
只是异能者之间是可以互相感觉到模糊的等级的。

不过茨木真正厉害的地方不是他几乎凌驾于所有异能者之上的高级异能,而是他的体质。

他不会受到病毒感染。

可惜并没有人知道,茨木自己也是在基地沦陷后一次野外觅食中才发现的。

他当时以为自己会死。

丧尸撕下他右臂的一大块肉,基地沦陷后因为他的强悍跟随他的幸存者团队抛弃了他。

他带着绝望渡过了一整天,除了失血和饥饿导致的头晕无力,他毫无异常。

他吃掉了留给他的食物。

他依然活着。

从那之后他就知道自己体质或许异于常人,他甚至故意让丧尸抓咬过,除了痛和血流的多以外他没有变异的倾向。

他知道这种事情要是让其他人类知道他可能会被抓去研究;这还算好的,要是他们研究不出什么结果来,大概会将他煮了吃了也不一定。

他收回思绪,整理好自己之后出了屋子,他需要食物来活下去。

进入末世后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活下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只是活下去,很强烈的念头。

他总觉得会有那么一个人会希望他活下去。

明明他是个孤儿。

他仔细查看了一下周围,没有丧尸出没的痕迹,他翻身上了那个残破小屋的屋顶,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这个小镇中的零散丧尸全都在往镇中心聚集。

那里有活人吧,这样的话,那附近也会有食物。

他拉起围巾捂住自己的半张脸。

然后看了一眼自己的表,现在是清晨。

是觅食时间。

末世的气候极端恶劣,晚上会达到零下,中午时分却高达60多度,因此只有早晨和落日才是寻找物资的最好时间。

而因为没有太阳,时间只能靠自己或者手表判断,那个表是人类基地没被摧毁时特制的表,依靠人的心跳运转,只要你还活着,你的表就不会停下。

他当然要活着。


02

茨木屏息凝神的看着远处的丧尸群。

腐臭的气味几乎满溢了四周的空间,看来这群丧尸围在这里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而这里长时间围着这么多丧尸,甚至还有越来越多的趋向,说明这里的活人数量不少。

还有,食物和强者也不会少。

他并不打算惊动这些丧尸,虽然他的异能和体质让他根本不惧怕这些烂肉,但是如果他消灭了这里的丧尸,那么这里还活着没被感染的人们说不定会请求或者雇佣他来保护他们,然后渐渐的就会发现他体质的秘密,然后等他放下防备的时候,就是他的死期。

毕竟他特殊体质几乎绝望的人类眼里就像救命神丹一样令人垂涎。

他想活下去。

而且他向来是一个吃一堑长一智的人。

所以断臂之痛他会记得一辈子。

他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被丧尸围起来的建筑只有二楼一个黑洞洞的没有玻璃的窗户可以让他潜入,看起来那个地方也是经常有人进出的。

他缓慢的绕到窗户下,研究了一下如何徒手爬上二楼,正当他思考对策的时候,他猛然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很强。

异能等级或许和他不相上下。

是保护这里的人类异能者吗?

他迅速的将完好的左手按在了地面上。

03

酒吞童子是一个小型幸存人类聚集地的头儿。

本来他身为头头只要每天混吃混喝该出手时就出手就够了,但是今天因为大部分异能者都不在他只好自己去巡查领地。

然后他就遇见了一个人。

是异能者。

因为末世中的普通人类不会拥有一双金色的眼睛。

而且很强,或许异能等级和他不相上下。

那个陌生的异能者不由分说就使用出了他的异能,地面出其不意的窜出一只狰狞的紫黑色巨爪,巨爪抓破了他身体半边的皮肉。

酒吞却狂傲地笑着,将背上的巨大葫芦解下来拔开瓶塞并猛的灌了一口酒,伤口立刻以恐怖的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起来。

只是两个呼吸的时间,他本来残破的身躯就一点伤痕也找不到了。

那异能者像是震惊了似的,站在那一动不动。

倒是很久没有过异能者能伤到他了。

好像能酣畅淋漓的打一场。

酒吞立刻抡起酒葫芦将瓶底对准那人,葫芦底部立刻裂开一个血盆大口,“呼哧呼哧”朝那个异能者吐了两团黑红色的火球。

那个人立刻反应过来躲开攻击,但是火球灼到了他,他的围巾被烧着了。

酒吞的异能有个源源不绝的特性,他的火一旦燃起来,不烧完是不会熄灭的。

他的伤这么容易好也是因为他的异能特性。

那人见火拍不灭立马扯下围巾丢在一边,围巾下那人好看的脸露了出来。

酒吞顿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这个人的脸...就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酒吞放下了举起葫芦的手,将葫芦挂回身后。

那个人看起来也是个好说话的,看见酒吞收手他也摆出了一副要和谈的样子。

酒吞走近他。

04

茨木感觉自己的异能抓中了目标,抬头看时却只看见一个半边身体血肉模糊的红发异能者正在举着一个巨大的葫芦喝酒,酒的香气都飘到他这边来了。

这个异能者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死...

茨木眯着眼睛想。

这酒的味道倒是有点熟悉,以前我喝过吗?

然后他惊讶的发现,那个红发异能者原本残破的身躯正在以一种可怕的速度恢复。

他因为吃惊而发楞的同时,那个异能者也放下了他的葫芦看着他。

然后那个异能者勾了一下嘴角。

茨木呆着,浑然不去在意那个两个从葫芦里喷出的红中带黑的火球。

因为在他看见那个红发的异能者放下他的葫芦露出他的脸的时候,他觉得这个人非常熟悉。

昨天晚上的梦里梦见过他?

反正他只记住了那些画面里总是异常显眼的紫色眸子。

他站在原地不动。

求生的本能却让他感觉到了危险,他猛的清醒过来侧身翻滚躲过了火球,却没想到火球擦着了他的围巾。

战斗中分神是最可怕的事情。

他使劲挥了两下围巾,发现这火根本无法扑灭,于是他果断抛弃了它。

他发觉那个红发异能者在看见他的脸时愣了一下。

他知道自己的脸是祸端。

当他正准备发动第二次攻击的时候,那个人先放下了葫芦。

他看见了他紫色的眼睛,觉得双方可以谈一下。

05

酒吞觉得这个陌生的异能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充满敌意。

至少他现在愿意和自己心平气和的聊天。

“别太紧张异能者,我是这里的首领,我叫酒吞童子,火木双系异能者。”酒吞看着眼前的白发异能者。

“......”对方没有回应。

茨木童子...

不知道为什么他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名字。

“...茨木童子,暗黑系异能者。”茨木犹豫了一下说。

居然真的叫这个名字!

酒吞心中诧异,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

双方沉默了许久。

最终茨木先开口:“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听起来就像什么老土的搭讪开场白。

或许是察觉到自己的话听起来很奇怪,于是茨木补了一句:“在末世前。”

“末世之前?或许吧。”酒吞摇摇头。

末世前,他酒吞童子就是一个普通的企业的董事长,没有妻儿,情人倒是不少,每天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就回家或者去某个情人那里睡觉,过着普通有钱人的生活。

怎么会见过茨木童子这种涉世未深的大学生。

茨木问完之后觉得自己简直傻,末世前自己天天学校食堂宿舍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酒吞看起来也不像是会在他打工地点出现的人。

怎么会见过酒吞童子这种朝九晚五的企业家。

“不过我也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你。”酒吞这句话说着像是为了缓解尴尬。

茨木烦躁地挠了挠头,胡乱地点头算是回应。

两人又是相对无言的面对面站着。

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

“sa!”

茨木的脖子架上了一把刀。

其实他察觉到了杀意,但对方速度太快了他没有来得及躲开。

一根黑色的羽毛飘到了他的鼻子上。

茨木抬头看向酒吞,对方正无奈地看着自己...的身后。

“姑获鸟,把刀放下,我们正在...谈判,就目前情况来看他不算入侵者,不会威胁到孩子们,况且吸血姬都想了你好几天了,不去看看吗?”酒吞对着茨木身后的人说。

姑获鸟...

“...那你要看紧他,我先去看看孩子们了。”一个略显沙哑的女声带着疲惫自茨木身后响起,随后泛着杀意的刀离开了他的脖子。

茨木赶紧转身后退。

抬眼却只看见一个戴着斗笠的细瘦背影。

她的手...似乎不是人类的。


姑获鸟走后他们又陷入了沉默。

神奇的是这次居然不尴尬,好像他们经常这样呆在一起不说话似的。

“你是一个人吧,要不要加入我们,末世中有同伴会好过很多。”酒吞想了一下开口道。

...茨木看起来警惕性很高,应该...

...会答应。

酒吞脑子里浮现出一个莫名其妙又理所当然的想法,就像刚刚问他名字的时候一样。

“嗯。”茨木一点也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答应完之后他懵了。

...卧槽...我为什么信任他信任的干脆利落?明明我和他才刚见面...

茨木想起那些画面里出现的紫色的眸子,和酒吞一模一样的眼睛。

或许...是因为他们在梦里见过?

“那就走吧,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的基地。”酒吞拍拍自己的葫芦,按着自己的后颈往那个破碎的窗口走去。

茨木在原地站了一会,跟了上去。

--------------------

TBC

我们这边省一模考完了,有了一点点空,于是上来开坑了。٩( ᐛ )( ᐖ )۶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