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茄子🍆🍆

咸鱼茄子煲 口味杂

一梦END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这不是一个严肃的文

瞎逼乱写

ooc大大的有

现代末世paro

有前世今生梗

末世具体情况参考生化危机行尸走肉釜山行之类

cp向#酒茨#

有刀子(遁走

--------------------

05

只能走二楼进来的原因很简单。

一楼的大厅里全是丧尸,被一圈不知道是怎么画出来的纸符拦住,上不来。

整栋楼都没有电,楼里闷热不已。

酒吞带着他转悠了一圈,茨木勉强算是熟悉了这里。

“还有一些异能者,他们没有回来。”

“楼下的那个符咒能拦住丧尸,没事不要轻易的下去。”

“楼里的房间你可以随便睡。”

“不要轻易的去招惹姑获鸟和任何一个跟在她身边的小孩。”酒吞叮嘱茨木。

“...”茨木没有说话,他有很多的疑惑,不过看起来酒吞并没有解释的打算。

“全是异能者,我这里,没有普通人。”酒吞说。

“那个符咒...”莫名的感觉眼熟。

“是一个阴阳师画的,他已经离开了,那是他留下的最后一样东西。”酒吞说完,转身走了。

没有任何解释,好像之前在楼外的打架和两人之间莫名的信任都不曾出现过一样。

......

茨木阴沉着脸站了一会,向着酒吞离开时相反的方向走了。

06

茨木留在这个基地里两个月了,陆陆续续的异能者回来了。

茨木发现这里的异能者们好像都是各自行动,酒吞没有组织过他们做任何事,但是异能者们之间的气氛很和谐。

两个月,茨木见到酒吞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几乎每次遇见酒吞都会被酒吞留下喝酒。

那个时候茨木才能找回那些微当初和酒吞见面时的信任。

其余时候他就和之前自己一个人行动时一样。

也不是没有人找过他搭话,只是大多数时候他都无视的走过。

像一匹不合群的孤狼。

独来独往。

07

三年后。

茨木他们早已离开了那个围满丧尸的大楼。

因为符咒失效了。

没有了符咒他们只好四处漂泊,没有再遇见那个能画符咒的人。

或许是死了。

原本一大群的异能者只剩下酒吞和茨木。

万幸的是现在的丧尸都差不多被自然腐化了,异常的天气居然也慢慢恢复了过来,至少白天不会有高到不能出门的气温了。

已经有一些土地可以种植粮食了。

茨木和酒吞一起患难了很多次,关系早就得到了改变。

改变的程度可以说是亲密,因为他们,会做Ⅰ爱。

奇异的,茨木和酒吞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他们甚至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在那里整顿一下吧,已经没有什么丧尸了,等到天气彻底的变回来,我们就能活下去了。”茨木拿完好的那只胳膊肘撞了撞酒吞,用下巴指了一下不远处的小别墅。

“嗯。”酒吞简洁的回复。

08

他们在那间别墅里遇见了当初带着孩子离开的姑获鸟。

姑获鸟支棱着两条纤细的鹤腿握着腰间的刀,站在别墅的顶层阁楼里。

她的面前躺着一个白发的女孩。

女孩的后背还长着一双暗红色的蝠翼,看起来很干瘪。

是吸血姬。

“姑...姑...谁...”吸血姬发出微弱的声响。

“是酒吞叔叔和茨木哥哥噢。”姑获鸟的声音里有难掩的疲惫和悲伤,却非常温柔。

酒吞和茨木走上前去。

“...叔...你...看到...爸爸...咳咳咳!”她话没有说完就剧烈的咳嗽起来,干裂的嘴角溢出黑色的血沫。

“......”酒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不会撒谎。

“......”姑获鸟蹲下来轻轻握住吸血姬的手,茨木才注意到原来她的手已经不是人类的手了,而是鸟类的翅膀。

吸血姬惨白的手上布满了黑色的血丝。

异能者最终也躲不过病毒。

原本吸血姬和茨木一样有着金色的眸子,只是茨木是干净的金黄色,而她的金眸眼底是血红的,看起来非常嗜血。

现在那双鲜活的金眸已经黯淡了下来。

吸血姬急促的喘息着,她已经无法说出完整的话来了。

姑获鸟另一只翅膀捂上了她的眼睛,然后她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酒吞,闭上了眼睛。

酒吞弯腰拔出姑获鸟腰上的刀,“噗嗤”一声。

喘息声停止了。

姑获鸟发出了微弱的抽泣,她俯下身子,用巨大的翅膀怀抱住女孩细弱的身体,将她抱了起来。

姑获鸟离开了。

在她最后一个孩子吸血姬死去之后。

09

那之后,酒吞和茨木继续四处漂泊。

一路上遇见了形形色色在末世中活下来的异能者,甚至普通人。

能活到现在的人们都很热情,至少一遇见幸存者们茨木他们就不缺食物了。

现在没有什么大群的丧尸了,他们也应该找地方安定下来了。

茨木想着。

10

酒吞死了。

在茨木和他说完想安定下来的想法之后。

被丧尸咬死了。

那个丧尸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茨木不知道,他的脑袋一片空白。

那个在他眼里永远强大的男人死在了他的眼前。

丧尸咬穿了酒吞的脖子,与此同时酒吞的手也插穿了那个丧尸的脑袋。

酒吞经常这样去杀丧尸,因为他的异能他完全不用害怕受伤,他和茨木一样不会受到感染。

但是这一次倒下的不只有丧尸,那个红发的男人也倒下了。

茨木一开始还以为酒吞在骗他玩,因为之前他也这么骗过他。

可是在他喊了他好几遍他还不起来之后,他慌了。

慌忙跑过去抱住那个血流满地的人。

可是那个人早已失去了心跳。

为什么酒吞的异能没有起作用,茨木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酒吞不会变成丧尸。

他连哪怕是变成丧尸只剩下食肉本能的酒吞童子都看不到。

酒吞就这样倒在了他的眼前,无声无息。

茨木拿刀划破了自己的脖子。

他抱着酒吞的尸体躺在了地上,就像他们每次做完之后温存的动作。

“...酒吞?”茨木茫然的喊。

他闭上了眼睛。

——————————————

番外:

茨木...

茨木...

茨木...

“...茨木童子!”

茨木猛然睁开眼睛,一下子撞进一双他以为再也看不见的紫眸里。

茨木茫然的看着酒吞。

酒吞看见茨木睁开眼睛,然后地紧紧抱住了他。

紧到好像要把他箍进身体。

“茨木....”酒吞沉沉的喊了一声。

“挚...友?”茨木懵懂的回抱。

酒吞没有再说话。

茨木抬头看了看天空,澄澈的蓝色。

周围是大江山的味道。

是梦...吗?

-----------

END

想打我的麻烦轻点别打脸( '•Ꙫ• ' )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