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茄子🍆🍆

咸鱼茄子煲 口味杂

一梦END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这不是一个严肃的文

瞎逼乱写

ooc大大的有

现代末世paro

有前世今生梗

末世具体情况参考生化危机行尸走肉釜山行之类

cp向#酒茨#

有刀子(遁走

--------------------

05

只能走二楼进来的原因很简单。

一楼的大厅里全是丧尸,被一圈不知道是怎么画出来的纸符拦住,上不来。

整栋楼都没有电,楼里闷热不已。

酒吞带着他转悠了一圈,茨木勉强算是熟悉了这里。

“还有一些异能者,他们没有回来。”

“楼下的那个符咒能拦住丧尸,没事不要轻易的下去。”

“楼里的房间你可以随便睡。”

“不要轻易的去招惹姑获鸟和任何一个跟在她身边的小孩。”酒吞叮嘱茨木。

“...”茨木没有说话,他有很多的疑惑,不过看起来酒吞并没有解释的打算。

“全是异能者,我这里,没有普通人。”酒吞说。

“那个符咒...”莫名的感觉眼熟。

“是一个阴阳师画的,他已经离开了,那是他留下的最后一样东西。”酒吞说完,转身走了。

没有任何解释,好像之前在楼外的打架和两人之间莫名的信任都不曾出现过一样。

......

茨木阴沉着脸站了一会,向着酒吞离开时相反的方向走了。

06

茨木留在这个基地里两个月了,陆陆续续的异能者回来了。

茨木发现这里的异能者们好像都是各自行动,酒吞没有组织过他们做任何事,但是异能者们之间的气氛很和谐。

两个月,茨木见到酒吞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几乎每次遇见酒吞都会被酒吞留下喝酒。

那个时候茨木才能找回那些微当初和酒吞见面时的信任。

其余时候他就和之前自己一个人行动时一样。

也不是没有人找过他搭话,只是大多数时候他都无视的走过。

像一匹不合群的孤狼。

独来独往。

07

三年后。

茨木他们早已离开了那个围满丧尸的大楼。

因为符咒失效了。

没有了符咒他们只好四处漂泊,没有再遇见那个能画符咒的人。

或许是死了。

原本一大群的异能者只剩下酒吞和茨木。

万幸的是现在的丧尸都差不多被自然腐化了,异常的天气居然也慢慢恢复了过来,至少白天不会有高到不能出门的气温了。

已经有一些土地可以种植粮食了。

茨木和酒吞一起患难了很多次,关系早就得到了改变。

改变的程度可以说是亲密,因为他们,会做Ⅰ爱。

奇异的,茨木和酒吞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他们甚至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在那里整顿一下吧,已经没有什么丧尸了,等到天气彻底的变回来,我们就能活下去了。”茨木拿完好的那只胳膊肘撞了撞酒吞,用下巴指了一下不远处的小别墅。

“嗯。”酒吞简洁的回复。

08

他们在那间别墅里遇见了当初带着孩子离开的姑获鸟。

姑获鸟支棱着两条纤细的鹤腿握着腰间的刀,站在别墅的顶层阁楼里。

她的面前躺着一个白发的女孩。

女孩的后背还长着一双暗红色的蝠翼,看起来很干瘪。

是吸血姬。

“姑...姑...谁...”吸血姬发出微弱的声响。

“是酒吞叔叔和茨木哥哥噢。”姑获鸟的声音里有难掩的疲惫和悲伤,却非常温柔。

酒吞和茨木走上前去。

“...叔...你...看到...爸爸...咳咳咳!”她话没有说完就剧烈的咳嗽起来,干裂的嘴角溢出黑色的血沫。

“......”酒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不会撒谎。

“......”姑获鸟蹲下来轻轻握住吸血姬的手,茨木才注意到原来她的手已经不是人类的手了,而是鸟类的翅膀。

吸血姬惨白的手上布满了黑色的血丝。

异能者最终也躲不过病毒。

原本吸血姬和茨木一样有着金色的眸子,只是茨木是干净的金黄色,而她的金眸眼底是血红的,看起来非常嗜血。

现在那双鲜活的金眸已经黯淡了下来。

吸血姬急促的喘息着,她已经无法说出完整的话来了。

姑获鸟另一只翅膀捂上了她的眼睛,然后她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酒吞,闭上了眼睛。

酒吞弯腰拔出姑获鸟腰上的刀,“噗嗤”一声。

喘息声停止了。

姑获鸟发出了微弱的抽泣,她俯下身子,用巨大的翅膀怀抱住女孩细弱的身体,将她抱了起来。

姑获鸟离开了。

在她最后一个孩子吸血姬死去之后。

09

那之后,酒吞和茨木继续四处漂泊。

一路上遇见了形形色色在末世中活下来的异能者,甚至普通人。

能活到现在的人们都很热情,至少一遇见幸存者们茨木他们就不缺食物了。

现在没有什么大群的丧尸了,他们也应该找地方安定下来了。

茨木想着。

10

酒吞死了。

在茨木和他说完想安定下来的想法之后。

被丧尸咬死了。

那个丧尸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茨木不知道,他的脑袋一片空白。

那个在他眼里永远强大的男人死在了他的眼前。

丧尸咬穿了酒吞的脖子,与此同时酒吞的手也插穿了那个丧尸的脑袋。

酒吞经常这样去杀丧尸,因为他的异能他完全不用害怕受伤,他和茨木一样不会受到感染。

但是这一次倒下的不只有丧尸,那个红发的男人也倒下了。

茨木一开始还以为酒吞在骗他玩,因为之前他也这么骗过他。

可是在他喊了他好几遍他还不起来之后,他慌了。

慌忙跑过去抱住那个血流满地的人。

可是那个人早已失去了心跳。

为什么酒吞的异能没有起作用,茨木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酒吞不会变成丧尸。

他连哪怕是变成丧尸只剩下食肉本能的酒吞童子都看不到。

酒吞就这样倒在了他的眼前,无声无息。

茨木拿刀划破了自己的脖子。

他抱着酒吞的尸体躺在了地上,就像他们每次做完之后温存的动作。

“...酒吞?”茨木茫然的喊。

他闭上了眼睛。

——————————————

番外:

茨木...

茨木...

茨木...

“...茨木童子!”

茨木猛然睁开眼睛,一下子撞进一双他以为再也看不见的紫眸里。

茨木茫然的看着酒吞。

酒吞看见茨木睁开眼睛,然后地紧紧抱住了他。

紧到好像要把他箍进身体。

“茨木....”酒吞沉沉的喊了一声。

“挚...友?”茨木懵懂的回抱。

酒吞没有再说话。

茨木抬头看了看天空,澄澈的蓝色。

周围是大江山的味道。

是梦...吗?

-----------

END

想打我的麻烦轻点别打脸( '•Ꙫ• ' )

非欧勿扰3

其实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在报社了,这文好好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

丧病系列3

ooc非常非常非常严重(三遍三遍...

cp向#狗崽#博晴#灯刀#酒茨#鬼使黑白#

现代娱乐圈paro

如果看完上面这些你还敢看下去的话...

那就看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预祝食用愉快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疯了x

————————————————01点我 02点我

14

在阎魔和酒吞牵手成功后,茨木久久不能回神。

他两眼发直的看着舞台的地板,嘴巴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线。

看起来蔫吧吧的。

然后直到节目结束他还是这个样子。

看给这孩子可怜的。

坐在后台看着一切发生的茨木经纪人姑获鸟拿着手帕擦了擦眼睛。

15

“好的下面我们欢迎下一位来宾。”

短视频开始播放。

视频一片漆黑,然后突然出现一行金色的字体,配合着浑厚的国家新闻男音缓缓的放出。

“他,是具有军方背景的男人。”

“他,是艺龄达15年之久的艺坛老手。”

“他,是能给女人们带来安全感的男人。”

“他就是...”

“好男人两面佛!”

两面佛踩着庄重的BGM走出来。

......

鬼使黑:卧槽好丑弟弟不要看辣眼睛!!

鬼使白:......居然丑的难以言表...

青行灯:哦呀,我下一次要是导演恐怖片一定要找他。

萤草:妈呀这啥玩意!

妖狐:回去我要看100张漂亮姐姐的照片洗眼睛,不,1000张。

茨木:啊......(神游天外ing...

观众:....丑的我(们)都不敢欢呼了。

“您好您好两面佛先生,欢迎您,请问您的择偶标准是什......”噔噔噔噔噔——

晴明话没说完集体灭了灯。

唯一一个留灯的是茨木。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看了一眼两面佛,面露惊恐,然后立马也跟着灭了灯。

......

啊,好尴尬,果然我做完这节目就要退出娱乐圈了吧哈哈哈...

两面佛:我有句妈卖批不知这里给不给说。

16

晴明尴尬的看着头发都气的快竖起来的两面佛下场,觉得自己前途堪忧。

“好的、欢迎三号来宾登场。”晴明又擦了一把头上并不存在的汗。

“我是,一直在寻找属于自己大义的人。”一抹浅金的毛闪过,混合着冷漠的声音。

“表演只是我寻找大义的一种方式。”镜头闪过一双蓝色的眸子。

“我是大天狗,你是我要寻找的大义吗?”大天狗穿着西装,一脸严肃的将一只玫瑰递向镜头。

结束。

妖狐:wodema这不是大天狗吗!!长得好好看!!连视频都这么好看我觉得我刚刚被丑到的眼睛得到了洗礼!!

青行灯:镜头取的不错。

鬼使黑:哼,没我弟好看。

鬼使白:居然能有这么厉害的视频剪辑法。

萤草:妈的死给。

茨木:啊......(神游天外ing...

“欢迎大天狗,您好您好,请问您的择偶标准是什么呢?”晴明向大天狗伸出手。

大天狗同他握了一下手,一脸严肃的开口道:“我的要求不高,能接受得了我的大义就行。”

“啊...冒昧问一下,您多次提到的大义到底是什么呢?”

“我还在找。”还是一脸严肃。

“啊...这样啊,好的好的,现在我们来看看现场的留灯情况。”

妈的你这算什么鬼要求不高啊???啊?!你的大义你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还指望别人接受你你是不是傻???啊?!请嘉宾的人脑子是坏掉了吗???啊?!怎么稀里糊涂什么人都敢找???啊?!妈个鸡忍不住了老子这节目录完就撂挑子不做了!!

晴明内心拼命咆哮,脸上都浮现了青筋,但他面上还是保持着笑容。

很抽搐的笑。

剩下茨木和妖狐两人留灯。

茨木依然状况外。

“好的那么现在您可以挑选现场给您留灯的人牵手。”

要是成了给我发个红包啊,就算是撂挑子也是要生活的。

然后大天狗毫不犹豫的走向了妖狐。

妖狐你眼睛里的小心心都要掉出来摔到地上了麻烦收敛一下好吗?

也就这种要颜不要面子的颜狗才能被大天狗牵手成功吧。

17

“恭喜两位牵手成功。”晴明继续抹一把头上并不存在的汗。

终于又送走了一对难搞的。

“欢迎下一位来宾登场。”

..

...

....

.....

......

等了五分钟,大屏幕依然一片漆黑。

晴明拼命的向台下的节目编排打眼色想搞清楚怎么回事。

他的台本上是说每个人都有视频的啊这个什么情况???

编排一脸懵逼表示不知道。

行,自主发挥是吧,我就不信我还能留在娱乐圈。

“看来我们的这位来宾非常有个性呢,短视频居然一片漆黑一句话也不解释。”晴明信口胡编一个理由搪塞过去。

妖刀姬其实早就等不耐烦了,这破门怎么还不开?我不是说了我没有简介视频吗?

于是一出来就冷着脸。

“您好您好,请问您的择偶标准是什么呢?”晴明按照之前的惯例向着妖刀姬伸出手。

于是这手就这么一直伸着。

妖刀姬看都没看晴明一眼,也不回答他的话,她一直全神贯注的盯着台上唯一的那个白发的女人。

青行灯对着她温柔的笑。

然后妖刀姬突然就脸红了。

晴明默默的收回手并在心里给自己掬了一把同情泪。

然后面不改色的开口:“现在来看看现场的留灯情况。”

就剩下青行灯和茨木两个人还留着灯。

茨木还在状况外。

然后妖刀姬走向了青行灯。

嗯,看来等了很久了啊。

别问我怎么看出来的,台柱子的直觉。

18

“恭喜两位牵手成功!”晴明又是带头鼓掌的。

观众们还沉浸在上上一对牵手成功的两个人里:这个节目的性取向居然这么开放吗啊我的三观好像受到了冲击我的大天狗/妖狐居然就这样宣布出柜了我现在好空虚怎么办求一个大大写文好吗我现在只想吃粮。

于是懵逼的观众跟着晴明鼓掌。

“接下来看下一位来宾。”

“哦呀,大家都很开心的样子呢。”

“希望这次来这里我能找到我占卜中的那个人。”

“还记得我的占卜吗?”

“我是,占卜师,八百比丘尼。”

八百比丘尼优雅的走上台。

没错,她主持的是一个占卜节目,因为其漂亮知性形象和一半一半准确率的占卜所以她现在和台柱子晴明一样红。

萤草:她的占卜能不能找到我丢失的哑铃去了哪里?

鬼使黑:嘁,老女人。

鬼使白:鬼使黑你心里想的话都表现在脸上啦喂。

茨木:啊......(神游天外ing...

“欢迎八百比丘尼,诶呀我们也算老相识啦,讲一下择偶标准吗?”晴明非常高兴,因为八百比丘尼是一群人里面最好搞的一个,他现在甚至感动的有点想哭。

“啊啦啦,这种东西嘛...讲出来就没有神秘感了不是吗?作为一个占卜师更作为一个女人,我觉得保持适当神秘感是非常有必要的呢~”八百比丘尼微笑着看着晴明。

原来你也是不好搞的啊!!(╯‵□′)╯︵┻━┻之前我误会你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晴明不得不保持微笑,在同行面前可不能丢面子。

“那么现在现场的留灯情况是?”

萤草和茨木还亮着。

茨木那个灯亮着跟没亮似的可以不算。

“您可以选择牵手了。”

八百比丘尼看了一眼台上,微笑着说:“若是我在这里选择任何人我都会失去我一直保有的神秘感呢,所以对不起啦萤草妹妹还有茨木。”

萤草满脑子都是她的哑铃,听到这话立刻反应过来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然后回答:“没关系的八百比丘尼姐姐,我以后还可以去找你玩吗?我很喜欢你。”

“当然可以呀,欢迎你来找我玩。”八百比丘尼意味深长的带着微笑看了一眼萤草回应道,然后优雅的走下台。

茨木全程神游。

喜欢萤草的宅男们:“我的女神性取向好像不是我们这种生物怎么办我现在好难过我需要一个萌妹来安慰我。”

19

“牵手失败了呢,但是没关系,有缘人终成眷侣嘛。现在,我们来看最后一位来宾。”

终于是最后一个了妈嗨我可以退出娱乐圈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激动的好像马上可以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了一样。

晴明抓着话筒的手瑟瑟发抖。

“‘我喜欢你。’”视频里一个女人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这句话。

“‘我喜欢你。’”镜头一黑又是一个人拿着一张纸写着这句话,这次是一个异国的男人。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各种不同肤色不同种族的男男女女出现在镜头里,但是他们都举着这一句话。

我喜欢你。

晴明突然有种预感。

他多年台柱子的直觉。

果然,视频最后一个刘海挑染成红色的男人举着手比了一个心说:“安倍晴明,我喜欢你。”话音落下的时候他比心的手里突然变出了一朵玫瑰花。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源博雅手里的玫瑰又变成了一片片鲜艳的花瓣。

噢我地主家的傻儿子噢。

然后一身西装革履的源博雅走上了舞台。

他拉着一大串心型的气球,看起来俗的要命也滑稽的不得了。

可是晴明却笑不出来,他有点想哭。

观众们又一次沸腾了。

20

晴明和博雅在一起了。

本来这个节目也就是源博雅要求出的,目的就是求婚(划掉)告白。

不能怪节目这么糟糕啦。

不过让源博雅意外的是他想出来只为了告白的节目居然真的促成了几对情侣。

苍天作证他请这么多大佬来只是为了提高收视率好逼着某人答应告白而已。

鬼使兄弟只是过来凑热闹的毕竟他们是有cp的人。

萤草那是被源博雅威逼利诱去逼迫晴明来主持这节目的棋子而已。

萤·棋子·被迫吃狗粮·兄贵·草:妈的死给。

我还是去找八百比丘尼姐姐问问我失踪的限量版哑铃去哪里了好了。

至于茨木?

噢他是被看见直播后续的酒吞在节目结束后直接掳走的。

姑姑擦擦眼角说祝他们幸福。

————————

End

丧病系列完结啦,之后我就要开学啦,高三狗你们懂,估计要等到今年6月份中旬之后你们才能看见我啦。

不排除我诈尸的可能。

话说dmmd真的好玩...我看见一条吐槽评论,是对想攻略莲必须要先把其他4个攻都攻略了才能攻略的这个坑爹的设定的不满,吐槽的人说:4个人加起来才比得上一条狗。

我笑了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我写这文的时候开头才会这么丧病一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宝贝们再见啦。比心❤

非欧勿扰2

看了一个下午相亲节目的报社

丧病系列2

ooc非常非常非常的严重(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现代娱乐圈paro

cp向注意#鬼使黑白#酒茨#阎判#灯刀#

节目什么的都是我瞎编的,会借鉴很多节目

如果看完上面这些你还敢看下去的话...

预祝食用愉快😂😂

————————————前篇点我 下一篇点我

12

“好的,现在各位嘉宾的都已经自我介绍完了,下面有请我们的第一位来宾登场。”

“先来看第一位来宾的短视频。”

为了节目效果所以节目组并没有告诉现场观众第一个出场的是谁,于是观众们一个个安静下来屏息凝神的看着大屏幕。

晴明擦了一把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感觉很紧张。

能不能留在娱乐圈在此一节目啊。

13

“我是酒吞童子,最新一届第一电影奖的影帝。”一片漆黑的大屏幕上突然传来一句话。

然后没有下文了。

观众们沸腾了。

茨木也沸腾了。

晴明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

“有请我们的一号来宾酒吞童子登场——”

酒吞童子走出来,自带震慑人的气场,观众们包括不在现场的观众纷纷大声欢呼来欢迎他们的影帝。

第一吞吹茨木童子眼睛都亮了,一反之前心不在焉的样子立刻站直了身子,还随便理了理自己的头发。

晴明好像看见了茨木头顶的小星星。

呸呸呸什么鬼。

“好的酒吞,欢迎你。”晴明向酒吞伸出手。

“你好。”酒吞握了一下晴明的手然后放开,扫视了一圈现场的嘉宾,看见茨木的时候他露出了一个笑容,转瞬即逝。

“我能不能请问一下您的择偶要求是什么呢?”晴明微笑着问他。

“嘛...本大...我的择偶要求啊,能陪着本大...我喝酒就行。”酒吞顿了一下,继续说:“或许还有一个特殊要求吧,他的发色要是白色的。”酒吞说完看了一眼茨木。

茨木楞了一下,突然想起来自己把头发染成了红色,因为酒吞的发色是红的。

啊啊啊等等我现在就去把头发染回来行吗挚友!

噔——噔——噔——

瞬间灭了三盏灯,其中鬼使黑暗灭了自己的灯之后看了一眼鬼使白的白发然后眼疾手快的伸手去把鬼使白的灯按灭了。

鬼使白横了鬼使黑一眼。

妖狐:长得不符合小生的审美,哼╭(╯^╰)╮

“诶呀呀这样啊,那这样的话现在现场的很多嘉宾都要灭灯了呢。”晴明看了一眼在场的人。

噔——噔——

又灭了两盏。

萤草:妈个鸡白发了不起啊死给。

青行灯:要是留灯等会她会生气的呢,生气可就麻烦了。

“一二三四五,灭了五盏灯啊,那么剩下的还有茨木和阎魔——哦呀你们两位可都不是白发呢怎么为酒吞留灯了呢?”

“我原本的发色是白色的,染回来就好了。”茨木盯着酒吞,眼神炙热。

“嘛~我觉得喝酒这点我很符合呢~而且我和酒吞可是老相识了。”阎魔举起起染着紫色指甲油的手掩一下自己忍不住翘起来的嘴角。

这下可以急死那个看节目的冰山了。

“好的,那么现在...酒吞,你可以选择其中一个牵手成功。”

......

妈个鸡到底谁出的节目!!没有下一步了吗就这样直接牵手???这到底是相亲节目还是拉郎配节目啊!(╯‵□′)╯︵┻━┻

晴明脑内风暴了很久,酒吞也沉默了很久。

然后酒吞向着茨木走了过去。

哦哦哦哦!!!你终于要对你的第一号粉丝出手了吗加油啊吞崽!我们会支持你的!!ˆqˆ(酒茨两人的共同粉丝们内心os)

酒吞在茨木面前站定。

“你...”酒吞犹豫着开口。

“我愿意!不管挚友做什么都是好的我永远站在挚友这边!”他还没把话说完,茨木就抢着把话说完了。

“呃...那好吧...”酒吞抬起手挠了挠头,然后走向了阎魔。

茨木:???

晴明:???

其他人:???

观众:???

然后阎魔挽着酒吞的胳膊走了下来。

晴明咽了一口口水,看了一眼还在震惊中的茨木和其他人,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啊,恭喜酒吞和阎魔牵手成功,大家祝福他们。”然后带头鼓起了掌。

哗啦哗啦响起了掌声。

阎魔和酒吞去了后台。

“你不怕他生气吗?”

“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反应过来他对我的感情,出此下策逼不得已,而且你不也是一样吗阎魔?你还没搞定你家那位?”

“啧,别说那个冰山了,我都明示暗示这么多遍了他还是木头一样,根本不敢对我表现出什么同事之外的感情来。”

“那你也真是够惨了。”

“那也比你好,你吃都吃到肚子里了结果人家还是把你当...什么来着?啊...‘挚友’,他是这么喊你的吧。”

“...”酒吞脸色发黑。

“啊啦啦这么容易生气啦你还真是不好玩,我先走啦,我得回去向我家冰山解释解释我和你的关系,有空找你喝酒噢。”阎魔走了。

酒吞在原地站了半响,烦躁的挠了一下后脑,也走了。

————————————————————

TBC

本来打算写成段子的不小心就变成这样了_(:3」∠)_

没事我下一次尽量写成段子

现在我先去肝一会dmmd,噢我爱这个游戏。

非欧勿扰


这是我被我妈拉着看了一个下午的相亲节目的报社。

丧病系列

cp向或者预备cp向#鬼使黑白#灯刀#酒茨#博晴#狗崽#阎判#

ooc非常非常非常的严重,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因为题材需要所以是现代娱乐圈paro。

节目什么的基本都是我瞎编的,有bug不要较真,会借鉴很多的节目。

如果看完上面这些东西你还敢往下看的话,那么...

预祝食用愉快😂😂
————————————下一篇点我

01

安倍晴明,是一个主持人。

是一个半红不紫的正经主持人。

他是他所在的公司里的老人了,公司的一姐萤草是他的好友,说是他一手带大的也不为过。

然后被他一手带大的萤草小姐,逼(划掉)推荐晴明去主持一档节目。

一档,相亲节目。

相亲节目。

相亲。

亲。

晴明觉得自己要药丸。

02

药丸的理由不是因为他不会主持相亲节目,而是节目请来的人。

包括现在大红大紫的第一电影奖影帝酒吞童子。

歌坛一哥茨木童子。

横跨影视两界的大佬演员大天狗。

拿过第一电影奖的知名导演兼编剧青行灯。

红遍两个大陆的知名演员妖刀姬。

实力派有军方背景的老演员两面佛。

还有蝉联两届第一电影奖影后的阎魔。

剩下的还有一些没有这么出名的,比如刚刚靠着一部电视剧《命定之人》红起来的小鲜肉妖狐。

还有出道没多久靠着颜值和实力上位的唱歌组合:鬼使兄弟。

和晴明的知名度不相上下的女主持人八百比丘尼。

还有逼着(划掉)推荐晴明来主持这档节目的歌坛小萌物萤草。

以及晴明公司总裁的大儿子兼继承人源博雅。(博雅能参加的原因当然是黑幕啊,毕竟娱乐圈第一公司太子爷。)

虽然这些人各有不同,但是他们有一点是一样的——

难搞。

03

“噔噔噔——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阴阳师卫视第一期《非欧勿扰》节目,本节目由想欧就欧——喝完一定出ssr柏花蛇草水独家冠名播出。”

“我是本次节目的主持人安倍晴明。”晴明微笑着跟着镜头转圈,专业主持人的气质尽显。

台下一片欢呼。

“下面我们来介绍一下本期节目的嘉宾们。”

“一号嘉宾:青行灯。著名导演兼编剧。”晴明介绍完,青行灯配合的露出了笑容,台下一片唏嘘。

搞什么啊这么简陋的介绍。

晴明内心冷笑:更加简陋的还在后面呢呵呵。

然后他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继续往下介绍。

“二号嘉宾:茨木童子。我们的歌王茨木先生。”茨木站在台上朝观众挥了挥手,台下嘘声更大。

“三号嘉宾:阎魔。第一电影奖两届影后。”阎魔朝台下的观众眨了眨眼,观众们热血沸腾,开始大喊大叫。

“四号嘉宾:妖狐。当红小鲜肉。”妖狐一边绕着舞台走一边朝着台下抛飞吻,收获了迷妹的无数小心心,观众的声音小了一点。

“五号嘉宾:萤草。歌坛小可爱。”萤草配合的露出一个害羞的笑容,观众开始朝台上丢东西。

“六号特殊嘉宾:鬼使黑鬼使白兄弟。歌坛小鲜肉,颜值与实力并兼的存在。”鬼使黑揽着鬼使白的脖子向台下打招呼,鬼使白一边朝台下挥手,一边悄咪咪的试图掰开粘着他的鬼使黑。

这下晴明都觉得不太对了,这尼玛谁编的节目?!出这节目的人是鬼使兄弟的粉丝吗??啊??!

04

晴明内心:台下的观众现在都是一副要neng死我的样子了我今天还有命走出这个地方吗我好方。

我觉得我主持完这个节目可能就要退出娱乐圈了。

05

晴明在内心默默的宽面条泪,但是这档节目他必须要主持完,不然他就真的要退出娱乐圈了。

“接下来我们来看一下七位嘉宾们的自我介绍视频。”晴明默默的躲过一个从不知道哪个角落丢过来的空水瓶,继续念着台本。

这可是直播,我不能虚。

06

“大家好,我是青行灯。我想很多人都知道我,毕竟我也是个有些名气的导演了。”视频里的青行灯穿着便装坐在一个秋千椅里,手里抱着一杯冒着热气的可可,非常的居家。

“我来这里的初衷嘛...是为了寻找故事。”

“我擅长编造故事,当然也擅长倾听和收集故事。”

“你有没有可能成为我的下一部故事呢?”青行灯对着镜头眨了眨眼睛,然后突然镜头后面伸出来一只手,然后镜头一片黑暗,结束。

观众们纷纷议论那只手的主人是谁,一时间青行灯的微博爆炸,很多人都在问她手的主人是谁。

青行灯早就预料过这种情况,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

坐在舞台后面休息室里的某人看见视频,板着脸,但是微微发红的脸色却暴露了她的心思。

07

茨木童子的自我介绍很官方,就是自述的一些话,背景音乐是他自己的歌。

不过晴明总觉得他的视频不太对。

第一,视频有些生硬,有些地方甚至很勉强的才能接上。

第二,为什么茨木没有吞吹?他不是酒吞的第一迷弟吗?

第三,他安倍晴明多年主持节目的直觉。

08

“我是阎魔,今天来这里是为了...”迷之停顿。

“为了来寻找我心仪的另一半。”

官方口吻。

“希望你能够受得了我的驾驭噢~”最后阎魔对着镜头抛了一个女王的眼神,标准的阎魔范儿,然后视频结束。

观众们大喊:驾驭我!

因缺思厅。

晴明想。

09

“嗨大家好,这里是妖狐。”

“我的兴趣爱好很广泛,什么都会一点。”

“不过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看漂亮的人。”

“美丽的东西会让人心情都跟着美丽起来呢~”

“这次来这里,是为了寻找在我心目中最好看的那一个。”

“你是我的命定之人吗?”妖狐对着镜头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然后眨了一下左眼。

会心一击!

真不愧是妖狐。

晴明捂着自己的胸口想。

10

“大、大家好,我是萤草。”视频里的萤草笑的很腼腆。

“...嗯...我希望能够来这里找到一个让我感受到阳光一样温暖的人...”然后突然哐当一声。

“唉呀!我烧的水!”萤草离开了镜头,又是哐当一声,镜头跟着晃了晃。

镜头前半天没人。

然后萤草突然从镜头的右下角冒出一个头顶来。

“嗨呀,忘记关掉你啦。”

视频结束。

萤草的粉丝们纷纷表示我的天我的萤草怎么可以这么可爱这么迷糊嗷嗷嗷!!

晴明:那个声音是你的哑铃掉了吧?是哑铃吧?啊?把摄像机都震晃了掉下来的是100公斤的那个吧?啊?地板砖砸裂了吗?啊?

11

“大家好,我是鬼使黑,这是我弟鬼使白。”视频里先是鬼使黑的脸,然后镜头一转,鬼使白出现在视频里。

“我们的组合叫鬼使兄弟,我是组合里的哥哥,我会唱歌主要都是弟弟带着我的。”镜头又转回来录鬼使黑。

“我第一次和他一起唱歌的时候,他告诉我要是我有一天能唱得和他一样好了,我们就能各自出道了。”

“不过当然最后我们还是没有分开,不然我们就不是现在这个鬼使兄弟了不是吗?”

“那是因为你还不能独当一面我才答应跟你组合的好吗?你要是能独当一面不再这么懒懒散散的我们很快就能各自出道啦。”鬼使白的声音传来,毫不犹豫的反驳鬼使黑。

“诶嘿你不会这样的阿白,我可是你最爱的哥哥啊。”鬼使黑离开了镜头。

“谁最爱你了啊...”

视频结束。

不知道为什么台下的粉丝们特别是女粉丝特别激动呢。

拼命叫喊着什么兄弟情深什么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多年台柱子直觉告诉我不要去仔细听她们喊的话。

晴明默默缩了一下脖子。

—————————————————


TBC

今天的阿爸也是台柱子呢。|・ω・`)

鸡年大吉

过年写点东西玩一下,标题和内容并没有什么关联。

很魔性,ooc的我自己都害怕😂

有一句话带过的cp,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写一下。

cp向#博晴#酒茨#灯刀##荒目#不喜欢请点xx

预祝食用愉快(〃艸〃)

——————————————
01
新年了。

晴明平时非洲人的属性终于派上了用处。

欧洲大佬抽不到的灯笼鬼晴明这儿有整整一院子。

在晴明送走了最后一个来找他要灯笼鬼的大佬之后,他给院门口挂了个牌子:

再有人来要灯笼鬼自杀。PS:买也不行。

02
姑姑带着孩子们写对联。

童女:一边一个我们携手拜年

童男:各种各样大家随意挑选

横批:灯笼鬼出售

03
山兔和孟婆得到了烟花。

小孩子嘛,总是喜欢这些东西。

然后她们把烟花放在了池塘里。

椒图被炸糊了半边贝壳。

看见椒图下场的鲤鱼精吓得赶紧给河童套了个爱心泡泡盾。

围观的晴明:妈嗨被秀了一脸。

04
烟花玩没有了。

山兔她们却发现达摩们也有烟花效果。

姑姑辛辛苦苦打回来的过年口粮全被山兔套环变成烟花上了天。

姑姑:我有一句妈卖批我不知该不该说。

05
铁鼠在发红包。

夭寿啦抠门的铁公鸡铁鼠发红包啦!!

院子里的式神们全都去围着铁鼠要红包。

连姑姑也不例外。

晴明得到红包,打开一看。

里面有...

啥也没有。

晴明:???

铁鼠:钱财乃身外之物,我决定把我的财运分给你们,你们可一定要收好了,这可是很贵重的;要是打开什么也没有,那不好意思,你得到的是我的霉运,破财消灾,一定要给我钱我才好把霉运收回来啊。比心~

晴明:比你妹!!我有句妈卖批我现在就要讲!!我不但要讲我还要写出来贴你脸上!!

06
做年夜饭。

女式神们都去帮忙。

名字里带着姬的都不太愿意去帮忙。

因为年夜饭里有鸡。

鲤鱼精小姐拒绝参与。

因为年夜饭有鱼。

清姬被拒绝参与。

因为她有毒。

07
海坊主第N次声明。

他不是鱼,不能拿来做剁椒鱼头。

生鱼刺身和水煮鱼也不行。

08
隔壁寮的源博雅带着酒吞和茨木等等一众式神过来一起吃年夜饭。

荒川之主看见饭桌上的鱼,惊慌失措地拉着一目连走了。

辉夜姬看见桌子上的鸡脸色不太好,妖刀姬差点拔出她的40米长刀砍下来,然后被青行灯哄走了。

小鹿男看了一眼桌子上用来做装饰的萝卜雕花鹿头,嘤嘤嘤的跑走了。

最后走了一大片,就剩下酒吞童子茨木童子还有源博雅。

晴明:妈卖批。

博雅:为什么这两个大妖还不走。

酒吞:晴明的酒还挺好喝。

茨木:吾友真是什么时候都威武霸气啊连吃年夜饭也是威武的的一塌糊涂balabala...

今年的过年也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呢。

————————————————————

END

吉利点凑个八,祝大家鸡年发发发。

比心💗٩(ˊᗜˋ*)و✧*。

你是我的命定之人

听说产粮出ssr,网易爸爸你看我一眼,我不要ssr我要姑姑!!

这里狗崽粮,HE。

cp向#狗崽#不能接受点xx

预祝食用愉快(〃艸〃)

——————————————————

晴明今天从召唤阵里抱出来一个小崽子。

是只妖狐。

晴明嫌弃他的面具,直接掏出材料给小奶狐觉醒了。

“诶呀呀,好可爱啊,以后就由姑姑带着你了好吗?”姑获鸟抱着小狐狸崽子爱不释手。

大天狗坐在樱花树上吹笛子,闭着眼睛。

“啊...哒...”小奶狐安分的窝在姑姑怀里,转动着琥珀色的眼睛新奇的打量周围,被大天狗悠悠的笛声吸引,他转头,看见了大天狗...掉下来的羽毛。

他伸着手去够那些闪着微光的,带着些微大天狗妖力的羽毛。

羽毛还未落到他的手上就消散了。

妖狐抬头,看见了一双冷漠的蓝眼。

大天狗感觉有人靠近,睁开眼睛,低头一看。

那是一双毫无杂质的琥珀色的眼睛,澄澈的可以映出他的身影。

“那是大天狗大人噢。很厉害的大妖呢。”姑获鸟哄着他。

“哒...哒掂垢...”妖狐吧嗒了一下嘴跟着喊了一声,突然就笑了。

毫无心机的,最纯粹的,天真的笑容。

大天狗看着那个笑容,无端的起了一个想法。

他从树上飞下来。

“以后这孩子交给吾带。”大天狗看着姑获鸟。

“这...恐怕不太妥当吧。”姑获鸟皱眉。

“......”大天狗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盯着姑获鸟,蓝色的眼睛里全是固执。

双方僵持了一会,最后姑获鸟放弃了,心软的放弃了,毕竟大天狗当初也是她带大的。

“这孩子暂时就交给你了,要是他长歪了,天翔鹤斩等着你。”姑获鸟威胁了一下,将妖狐放在大天狗怀里,又给了他一个大吉达摩,然后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大天狗一只手抱着妖狐,另一只手捏着大吉达摩,皱了一下眉。

他没有带孩子的经验,以前晴明也不是没有喊过他带,但是他从来都没有答应过晴明,毕竟这无关他的大义。

他把大吉达摩放在妖狐手里。

妖狐抱着大吉达摩,有点吃力的张嘴就啃,然后光溜溜的达摩外壳上全是口水。

...他忘记了这个小崽子还没有长牙。

他把达摩拿回来,然后在手上凝出一道小型飓风,飓风将达摩卷成了一块块的薄片。

然后他又将达摩碎片还给妖狐。

“吃。”简短的命令语气。

小奶狐倒是毫不客气的将达摩片片塞进嘴里,也不知道是达摩天生对妖怪的吸引力还是他听懂了大天狗的话。

大天狗抱着他,沉默的看他吃完达摩,然后妖狐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碎觉...”看来达摩的力量已经在妖狐体内生效了,至少他能表达自己的意思了。

“睡。”大天狗将妖狐的小脑袋按在自己肩头。

妖狐半睡半醒的看见了大天狗的羽毛翅膀,伸手抓住了它。

准备带着他去结界的大天狗一惊,转头去看那个抱着他脖子的小奶狐。

妖狐睡得正香,白白嫩嫩的小脸泛着健康的红晕。

天狗族的翅膀一向只有天狗族认定的人才能碰,要是其他人碰了,只会被风刃卷成渣渣。

只是下意识的行为吗?

他皱眉抖抖翅膀,将妖狐的另一只手拿下来放在自己的后颈上。

妖狐的手被人移动,无意识的收紧了自己的手臂,然后蹭了蹭大天狗的脖颈。

大天狗被蹭愣了一下,心里泛起一种奇异的感觉,他抱紧了妖狐。

这是他第一次心里除了追寻大义以外生出别的感情。

好像...也不赖。

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原本被摸翅膀的不爽心情被人蹭了一下就消散了。

……

“这位美丽的小姐,可否愿意和小生一道去追寻这世上最美丽的风景。”一个脸上戴着面具的白发男子轻佻的用折扇挑起女子的下巴。

女子脸上浮起一抹红霞,挥开男子的折扇,羞羞答答道:“哪有你这样要求的呀,面具也不摘,都不让人家看看你的脸,怎么答应你呀。”

“哦呀,你是想看小生面具下面的脸吗?这可不行呢,除非你是小生的命定之人。”男子被拒绝了也不恼,面具只遮住了他的半张脸,别人能看见的只有他翘起的唇。

“那我不是你的命定之人吗?”女子娇嗔道。

“嗯...只要你答应小生,那便是了。”男子打开折扇掩住唇。

“...那就是要逼人家答应你嘛,你好坏噢~”女子提起粉拳刚想打到男子身上,突然刮起了一阵剧烈的风,剧烈到她不得不闭上眼睛。

等她张开眼睛,刚刚那个男子已经不见了。

......

“什么、你放开小生!”男子在刮风的那一瞬间就猜到是谁来了,现在他被拎着领子飞在半空中,整个人暴躁的炸毛。

“你确定要吾在这个时候放开你?”狰狞的面具下传来冷冷的声音。

“呃...”目测这个距离摔不死也会半残,还是算了吧。

最后他被带到了一个山谷里,要是没有翅膀的话,想从这里出去是很难的。

“......”两个戴着面具的人沉默了一会。

“你没有什么要向吾解释的吗。”戴着狰狞面具的人将面具摘下,然后疑问句用着陈述的语气说出来。

“...你还是不戴面具好看点。”驴唇不对马嘴的回话。

摘下面具的人突然伸手掐住对方的脸,然后把他的面具也拿了下来。

正是妖狐。

“呵,你不戴面具也好看。”语气微妙的有些讽刺。

“大天狗大人...你生气了?”妖狐歪歪头,拿扇子顶着下巴,眨巴眨巴眼睛卖萌。

“......”大天狗懒得理他。

“不要生气嘛,小生和她们只是玩玩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小生的面具只摘给命定之人看,你看我给你看了嘛。”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安倍晴明、源博雅、酒吞童子、茨木童子、妖刀姬、青行灯、姑获鸟、白狼、吸血姬、鬼使黑等等等等...就都是你的命定之人了。

妖狐看着大天狗变幻莫测的神色,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凑过去捏了一下大天狗的脸,成功的把他的注意力吸引回来。

“你做什么。”大天狗皱眉,摸了一下自己刚刚被捏的地方。

“叫你和我讲话的时候别分心。”妖狐笑眯眯道。

“说吧,这次阿爸叫你来找我干什么?”妖狐看大天狗注意力全转移到自己身上了,于是问道。

晴明知道妖狐是个耐不住安分的妖,于是放他出来,只有有事的时候才会唤他回去,一般这传话的任务都是由带大他的大天狗完成的。

“这次安倍晴明并未叫吾来找你。”大天狗看他一眼,向来冷漠的蓝色眼睛里有一些妖狐看不懂的东西。

“???”

“是吾自己想要来找的你。”大天狗突然倾身,将妖狐抱在怀里。

妖狐乍一惊,小小挣扎了一下,然后就放松下来,毕竟大天狗是带着他长大的,从小到大他不知道被抱过多少次,都习惯了。

“吾不知道为什么要来找你,但是,看见你和那个女子调情,吾就不爽。”大天狗将脑袋埋在妖狐的脖子里,说话都声音都闷闷的。

啊啦...这是,另类的宣誓主权吗?那小生是不是有机会了?

“大天狗大人,你这是在和小生说你吃醋了吗?”

“吃醋?”

“那是人类的说法,是说看见自己的心上人与别人亲近而产生的情绪,因为感觉就像喝醋一样,所以叫吃醋。”

心上人...

大天狗在脑子里反反复复将这三个字咀嚼了一遍,确定自己知道这个词的意思,然后就...傻了。

“大天狗大人?”妖狐轻轻推了一下把头埋在自己脖子上的大天狗,没有反应。

下一刻他猛的被大天狗推开,然后被抓住肩膀死死地盯着。

他比妖狐高,妖狐得仰头看他。

今天晚上月色很好,月光打在大天狗浅金色的头发上,映得他整个妖都仿佛在发光,他平时总是冷漠的蓝眼睛里倒映着月光,还有妖狐自己。

妖狐觉得自己没办法忘记今天的月色和自己眼前这个大妖,大概直到死为止,都无法再忘记。

大天狗突然亲了过来,漆黑的翅膀张开,拢住了两个妖。

不愧是大妖,连吻技都是这么厉害的吗?

被亲的缺氧头晕目眩的妖狐想。

“你是我的命定之人。”

——————————————————

END

不知道我在写什么_(:3」∠)_


还有新年快乐呀小可爱们(/ω\)💗

隔壁寮的大佬好像有病

好的又是我我又来了|・ω・`)

这是点梗,主博晴微all晴,谢谢小可爱们的安利cp

cp向#博晴#all晴#不接受请点xx

晴明视角日记体,预祝食用愉快(/ω\)

————————————————

日曜日 晴

今天隔壁寮搬来一个新人。

听说很他是个欧皇。

我并不知道他是谁,况且我也不关心,我寮里这一群小崽子就够我头疼的了。

噢对了,忘了说,我是个非洲人,最讨厌欧皇。

……

水曜日 多云

今天隔壁寮那个叫源博雅的新人来串门了。

带着他的所有ssr,大概是想给我来个下马威?

我让我家的r们出来应战,然后...

他哭着回去了...

居然被我完虐...这位欧皇大佬你是傻的吗?

六星三尾秒天秒地秒一切,三尾万岁!

……

木曜日 晴

隔壁寮那位大佬说要和我再打一架。

不让我带三尾。

噢,然后我让萤草去了。

他又哭着走了。

这不是有病吗?好好一个欧洲大佬居然天天来我这个非洲寮找我打架。

不是很懂你们这些欧皇都在想什么...

……

日曜日 小雨

隔壁寮那小子有半个月没有来找过我麻烦了。

以前可是天天来的,他现在不来我还真是不习惯...

...我最近抽到了姑姑,并且肝到了姑姑的皮肤,想了一下我觉得可能是隔壁欧皇大佬的欧气分了点给我吧...

我得去看看他出了什么事。

……

月曜日 阴

居然是因为受伤了才不来的。

他这种欧皇居然会受伤...这年头的欧皇都怎么了?

……

水曜日 多云

我觉得这个世界真是玄幻,昨天隔壁寮欧皇大佬居然向我告白了,弄得我日记都忘了写。

而且据他寮里的茨木说还是一败钟情。

...这个人是有病吗?输给我所以才喜欢上我是什么鬼???

不行不行让我冷静一下...

……

木曜日 多云

今天我被隔壁寮的大天狗掳走了。

没错是掳走。

这个狗儿子一个羽刃风暴把我寮屋顶给掀了然后拎起我就飞,姑姑天翔鹤斩的速度都追不上来。

所以我现在是在大佬这里拿着酒吞的日记本在写我的日记。

我的屋顶啊啊啊啊啊啊...

话说这个日记本前三分之一都是写红叶,之后就都在写茨木有多烦。

酒吞居然会写日记...好玄幻啊哈哈哈哈哈哈...

……

金曜日 阴

大佬天天都要找被强行、寄他篱下的我喝茶...

嗯...喝茶...

喝...喝你妹啊!你见过喝茶三句不离情话的吗?!

我现在看见他都菊花一紧好吗?!

……

日曜日 多云

(晴明和他的龙的Q版)

这是我呆在大佬这里的第三天了...大佬的茨木说他去我那边看了找不到我的日记本。

于是我今天是拿着荒川的日记本在写日记。

话说荒川的日记本居然还有图画诶,画的还挺好看。

他还给我的日记也配图了。

我现在看见荒川满脑子都是他日记里的图画。

居然有点萌。

(生气的荒川Q版)

......

火曜日 晴

好久没有见过晴天了...

这是我在大佬这里呆的第十天。

太阳很舒服...

大佬今天一天都不在家...

没人找我喝茶了我应该开心才对...

但是莫名其妙的我居然有点失落...

...???

……

土曜日 晴

隔壁大佬突然就不再找我喝茶了...他最近带回来一个人,是一个总是撑着伞的女孩子。

于是我悄咪咪的溜回来了,没有人来抓我回去,然后我在樱花树上找到了我的日记本。

我寮里的孩子们都很想我,不过他们都知道我去了隔壁寮所以没有很担心。

他们自己花了一段时间去把被大天狗搅得乱七八糟的院子和房子收拾干净了...

姑姑训了我一顿。

现在我躺在自己的房间里居然睡不着。

.....

日曜日 晴

我失眠了。

顶着黑眼圈去隔壁寮找之前借过我日记本写日记的大妖拿回我写的那一页日记。

大妖们都看着我撕日记。

迷之沉默了一会之后,一目连伸手拍了拍我的肩。

我看起来就这么像为情所困的样子吗!???

......

木曜日 多云

我搬走了。

搬家其实特别累,不过好歹我累得终于能安稳的睡一觉了。

新的邻居是个很知性的占卜师,叫做八百比丘尼。

我总是去她那儿串门。

她家的樱花茶特别好喝。

她没有我非,但是也没有我之前的邻居欧。

她也有茨木和酒吞。

她的酒吞会写日记吗?

......

土曜日 阵雨

最近老是下雨,到处都是湿漉漉的。

椒图河童他们很喜欢这种天气,但是像姑姑这种长着羽毛的式神就天天都怏怏的。

童女和她哥哥都不在外面玩耍了。

好不容易晚上停雨了,我决定今天晚上和隔壁的八百比丘尼一起开个晚会。

算是...庆祝一下雨停?

八百比丘尼告诉我今天之后的一段时间都不会下雨了。

......

日曜日 阴

昨天喝断片了...我酒量一直不太好。

我寮的式神们看我的眼神都不太对,特别是姑姑,看见我的时候身上的母性光辉简直要把我闪瞎,她跑过来抱抱我,然后给我一碗温着的醒酒汤。

受宠若惊。

但是昨天晚上的我都干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头好痛...

……

金曜日 多云

...之前在我隔壁的大佬又搬过来了。

这地方这么偏僻他怎么找到这里的...

他喊我和八百比丘尼一起去他院里吃饭,大概是他那边搬新家的什么习惯吧...

大佬和他的式神们看见我,眼神都怪怪的...

希望今天的晚饭上没有酒...

……

土曜日 晴

...喝酒误人...

今天早上醒来我居然是睡在大佬房间里的...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简直一目了然...

身后那个地方传来难以言喻的感觉。

要死噢。

我落荒而逃。

……

日曜日 晴

今天大佬一直跟在我身后。

我去哪他也跟着去哪...

简直像个委屈的小媳妇。

被上的人是我好吗?你委屈个什么劲?

简直有病...

但是...

啧。

我好像就吃他这套。

…………………………

“喂喂喂,你们又偷看我的日记。”晴明一进自己房间门就看见自家式神围在自己的桌子旁边看自己的日记。

“阿爸...人家好奇嘛...”

“对啊对啊,毕竟你之前不见了这么久。”

式神们你一句我一句的为自己辩解起来。

晴明本来也就是佯装生气吓吓他们而已,现在一个个把他们都拎到院子里。

拎到最后的童女的时候,童女怯生生的问了一句:“阿爸,那你和欧皇先生到底在一起了吗?”

晴明愣了一下,笑了。

“嗯。”晴明温柔的应了一声,把童女放在院子里。

院子里的樱花树下,源博雅一直看着晴明。

又是一个很好的晴天呢。

——————————————

END

每次写完之后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姑姑的一天

庆祝一下姑姑拿了式神投票第一!

最喜欢姑姑了,可惜我只有体服有姑姑(´°̥̥̥̥̥̥̥̥ω°̥̥̥̥̥̥̥̥`)正式服空有姑姑皮肤没有姑姑...

最喜欢戳姑姑的时候姑姑说的那句话:“啊——孩子,你到底去哪里了啊?”简直喊进了我心坎里,每次都想应姑姑,我在这里!没错我就是姑姑的孩子!(x)

你们要原谅一个姑姑痴汉发疯(/ω\)

cp向注意#博晴#接受不了请点xx|・ω・`)

预祝食用愉快(* ̄ω ̄)

——————————————————————

“啊——孩子们都去哪里了啊?”姑获鸟站在空空如也的庭院里。

“姑姑?”源博雅来找晴明,前院看不见人,于是绕到后院去看,结果只看见了姑获鸟失魂落魄的样子。

“博雅,你知道孩子们都去哪了吗?我就是睡个午觉醒来却发现孩子们都不见了,啊——好担心他们。”姑获鸟焦急的握紧了别在腰间的伞剑。

“姑姑你先冷静下来,晴明他们不可能一起被掳走对吧,肯定是去了什么地方,魂塔,或者觉醒塔,又或者副本什么的。”源博雅也有点担心,这个情况实在是有点诡异,一个午觉的时间而已,怎么都不见了?除非......

源博雅想到了什么,于是对姑获鸟说:“姑姑,我先去别的寮找一下,你一定要冷静下来,要是他们真的出了什么事,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们了。”

“好、好的,博雅你那边要是有消息一定要通知我啊。”姑获鸟声音有点发抖,我最爱的孩子们啊,你们都去哪里了啊。

源博雅走了。

姑获鸟先去御魂塔找她的孩子们。

她一个妖,从魂塔一层一直找到魂塔十层,中途有不少人听说了她的故事跑来帮助她。

但是没有,魂塔里找不到她的孩子。

姑获鸟有点疲惫,但是想起她的孩子们可能还陷于水深火热之中,她就立刻压下了那些疲惫。

我必须要去拯救我的孩子们。

她去了觉醒塔,在找完雷和水之塔后,她更加疲惫,然而她告诉自己,不能倒下。

因为孩子们还需要我。

“姑...姑姑,姑姑!”一个小妖匆匆忙忙的跑向姑获鸟。

“他们、我之前看见他们了、在、在、在第七个副本那里。”小妖跑得急,说话喘气喘个不停。

等小妖把气喘匀的时候,姑获鸟已经不见了。

毕竟也是长着翅膀的妖啊,速度不是一般的快。

小妖心里想。

还好是听完我讲话才飞走的,那位大人的话我带到了就好啦。

小妖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走了。

......

姑获鸟站在河边,不是说在第七个副本这里吗?什么也没有啊。

孩子,孩子,我的孩子们呢...

姑获鸟快崩溃了。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我才拥有了你们的...谁把你们偷走了...孩子...我的孩子...

姑获鸟抱着自己的伞剑坐在河边的芦苇里,眼神黯淡无光。

“姑姑!”是山兔那孩子的声音,我幻听了吗?

“姑姑!”啊,还有萤草那孩子。

“姑姑!”“姑姑!”“姑姑!”“姑姑!”......

这是...

姑获鸟难以置信的转过头。

她最爱的孩子们啊。

“你们...”

“姑姑,这个给你。”晴明带着一身疲惫交给姑获鸟一件华丽的衣服,眉目间掩不住的喜色。

姑获鸟接过衣服。

做工很漂亮,看起来就像是那种凤毛麟角的东西。

“姑姑!我和你嗦!阿爸他为了这件衣服带着我们跑了快半个月,好不容易才在这里...”山兔兴奋的蹦蹦跳跳。

“咳咳!”晴明打断她。

“没有这么夸张的姑姑,我就是偶然间得到的这件衣服,想着平时你带着我们东奔西跑这么累,想要感谢一下你而已。”晴明摸了摸头。

“嘛...其实我下午就猜到是这样了,不过我找到晴明这家伙的时候他不让我告诉你。”源博雅有点心虚的看着姑获鸟,又看看晴明,满脸心疼。

“姑姑你喜欢这件衣服吗?快回去换上给我们看看吧!”萤草摇晃着蒲公英高兴的说。

“......”姑获鸟抱着衣服,低着头没有说话。

“姑姑?”萤草半蹲下来看姑获鸟藏在帽子下面的脸。

然后被姑获鸟猛的抱在怀里。

萤草愣住了。

有冰冰凉凉的东西滴到了萤草的头顶。

“姑姑...你、你别哭啊?”萤草抬起头看着姑获鸟,伸手慌张的想要擦掉她的眼泪。

姑获鸟冰蓝色的眼睛里蓄满了晶莹剔透的液体,液体还在啪嗒啪嗒往下落。

“啊啊啊呜呜呜姑姑你别哭啊你哭了我也想哭了啊呜呜呜...

“嘤嘤嘤嘤...”

“呜呜呜...”

“...你们...都是一群坏孩子呢...”姑获鸟哽咽着,声音里充满了失而复得的喜悦和感动。

“啊啦啦好像起了反效果啊。”晴明摇着扇子,无奈地看着抱在一起哭成一团的式神们。

“晴明,等会回去的时候你和博雅都过来一下。”姑获鸟哭着哭着突然对晴明和源博雅说。

晴明&源博雅:惨了,要挨削了。

之后他们都被姑姑以欺骗她的罪名削了一顿,对其他的式神们姑获鸟连骂都没舍得骂一句。

今天的姑姑也是这样无脑护犊子呢。

——————————————————

END

啊对,我的鸟皮就是第七章副本出的!当时我在桌子下面开着自动悄咪咪的肝来着,出皮肤的时候我炸了,差点被老班发现我上课玩手机_(:3」∠)_。

关于我的孩儿们3

wodema我写着高兴的东西居然被官方看上了我现在好激动毕竟第一次啊啊啊啊啊啊,以及我这两天粉丝量激增好方啊啊啊啊啊啊,但是我写的东西能被你们喜欢真是太好了(;´д`)ゞ

cp#你们觉得是all晴明那就是all晴明吧...明明我只是想写阿爸和式神们的相处的......(/ω\)#鬼使黑白#

少女系列第三弹(/ω\)💗

预祝食用愉快|・ω・`)

——————————————
11
般若:

人类都很虚伪呢。

他们都喜欢外表美丽的东西。

就算你的心灵无比的纯洁高尚,但你的外貌要是丑的不能被人们接受的话,他们也是不会接纳你的。

不需要心灵的美丽,只要外表的美就够了。

人们如此告诉我。

我忍受剧痛毁了自己原本的脸,终于在很多次之后,我拥有了漂亮的脸。

同时我也毁了我的心。

但是为什么自从跟着这个人之后,我的胸口常常会痛呢。

明明我已经没有心了啊。

“般若,你怎么不爱说话呢?”

“是不是阿爸不陪你玩啊?”

“是阿爸不对,以后会陪着你的。”

“...阿爸...”

“嗯?”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温柔。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好残忍。

逼着我把已经毁掉的心找回来。

“咦咦咦你怎么哭了啊?我说的话哪里不对伤到你了吗?”

“别哭别哭阿爸抱啊。”

原来找回了心是这样的感觉...

12
鬼使黑:

我和阿白一样是冥界的使者之一。

我是被唤醒的。

用我的妖气碎片。

真是可怕啊这个男人的毅力,居然能找到我四散的妖气碎片并且把它们都收集起来。

之后他唤醒了我。

在他那里我看见了阿白。

他看起来过得不错。

之后他给了我力量,让我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力量。

这算不算不求回报的给予?

就要我当他的儿子...

这算哪门子回报...

总觉得我亏了点...

“儿砸。”

“啊?”

“怎么看起来这么傻,你昨天被小草玩坏了吗?”

“......阿爸你说话不要这么有歧义好吗?”

不过是想试试那个蒲公英到底多重而已。

“没事儿砸,就算你是傻的,阿爸也爱你。”

还是觉得我好亏...

13
夜叉:

本大爷可是恶鬼啊!

这个该死的人类!

居然敢抱着本大爷不撒手!

“哦呀哦呀别乱动,摔下去可有你痛的。”

本大爷宁愿痛也不要被你抱着好吗?!

“咦咦咦掉下去了!”

嘶——跳下来的地方好像太高了。

“啧,你给我听好了人类,等本大爷强大起来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噢,期待你强大起来呢。”人类笑着说,脸上丝毫没有害怕的神色。

啧,笑得我的毛都竖起来了。

不过...也不讨厌就是了。

14
凤凰火:

我的生命,我的意识,我的一切,都是凤凰给予我的。

他是我的信仰。

“你应去领悟其他生存的意义。”

他说。

于是我飞掠云层来到了这里。

却不知如何去寻找新的信仰。

他只给我指引了一个方向。

找不到...

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找不到...

身体越来越冷了...

“凤凰?”

谁的声音...

“晴明大人,这是凤凰火呢,真是罕见呐,快熄灭了的样子呢。”

“八百比丘尼,她还能活下去吗?”

“只要晴明大人愿意救她。”

“当然要救她。”

“那么,带回院子里先吧。”

什么...

带我去哪里...

我失去了意识。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感受到了火热的生命之焰。

火焰重新燃起来了。

“凤凰火?”

“你终于醒了。”

“我还以为你会一直沉睡下去。”

是那个声音的主人?

我转过头去。

他拥有一双颜色冰凉的蓝色眼睛,可是他的生命之焰却无比的炽热。

就像凤凰一样。

“晴明...大人?”

“你可以像他们一样喊我阿爸,以后你就是我们的一份子啦。”

美丽的火焰。

我生存的意义。

凤凰,我想我找到新的信仰了。

15
鬼女红叶:

红叶。

啊,多么美丽的名字,一如我美丽的面容。

这一切都是,晴明大人赐予我的。

除了他,没有人能享有我的美。

啊,晴明大人,他看向我了。

他那美丽的眼睛里倒映着我的面庞。

不、不!他又看向了别人。

为什么你们都要和我抢他!

噢,因为他是如此的强大而美丽。

就像我一样。

美好的事物总是容易引来觊觎不是吗?

那我就把你们都吃掉好了,这样他就只会看着我一个人了。

只属于我的晴明。

“阿爸...红叶姐姐看着你呢。”

“嗯?”

他又看着我了。

啊,他的眼神让我觉得浑身火热。

“红叶姐姐一直很喜欢阿爸呢,阿爸你要不要去陪陪她呀?”

他、他走过来了!

怎么办,我觉得我要融化了。

看在你们愿意把他还给我的份上我就饶过你们吧。

毕竟,晴明大人永远是属于我的呢。

——————————————————————

END

啊哈哈用红叶这个晴明痴汉来结尾呢...其实挺心疼红叶的,她这么热烈的爱着一个人,感情却永远得不到回应。

那么,下一次开坑再见啦|・ω・`)

关于我的孩儿们2

第一人称视角

少女系列第二弹(/ω\)

cp倾向#狗崽#鬼使黑白#,不能接受请点xx


不虐了真的,预祝食用愉快|・ω・`)

————————————
06
青行灯:

我喜欢收集故事。

你身上有很多很多故事。

你愿意告诉我?

那好,那我就留在这里。

院子里的孩子们都喊你阿爸呢,你不会累吗?

因为爱他们所以不会累...吗?

有趣的人。

你身边的孩子们也有很多很多故事呢。

......

我好像,知道的太多了。

有些东西我不该知道吗?

......

没事。

刚刚听故事的太入迷了。

你可以对我很亲昵,但我不会当你的面喊你阿爸的。

我们明明是讲故事的人和聆听者的关系呢。

我是,你最忠实的,聆听者。

07
椒图:

跟着您能看见外面的世界呢。

您不像之前那位大人,不会沉默的就将我抛弃呢。

我会很听话呢。

也会努力变强的呢。

而且也会一直、一直都追随着您。

所以,晴明大人,不要抛弃我。

“你也要喊我阿爸噢。”

“晴明大...阿爸。”

“哎,乖孩子。”

不再被抛弃。

阿爸他,总是这么温暖呢。

08
妖狐:

自从小生来到这个院子里之后,小生整个狐生都变了。

院子的主人叫安倍晴明,是平安京最强大的阴阳师。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院子里好多漂亮的姐姐。

姐姐们都很喜欢小生,天天都抱着小生不撒手呢。

就连安倍晴明,那也是男人中长得漂亮的那种类型。

小生简直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妖。

把眉毛皱起来,挤出一点眼泪,再把嘴巴一扁。

什么要求都能答应小生呢。

连那个全平安京最美丽的大妖大天狗的妖气碎片都能给小生呢。

噢说起大天狗,他是balabalabala....

09
鬼使白:

我是冥界的使者之一。

被召唤来了这个小小的庭院里。

庭院主人是那个大名鼎鼎的阴阳师安倍晴明,

他叫我喊他阿爸。

我没喊。

于是我被他整天抱着。

之后我发现,这个人真是一点也不严肃,第一阴阳师怎么每天都这么...

傻。

他还在哄我喊他阿爸。

我和他说你要是能把鬼使黑召唤来我就喊。

反正鬼使黑看见我应该会带我走吧...现在找不到我应该急死了。

.....

想不到鬼使黑居然真的来了。

晴明很重视他。

他不再抱着我了。

居然感觉不习惯。

倒是鬼使黑喜欢找我讲话。

他的力量一天比一天强。

现在变成鬼使黑喜欢抱着我了。

“儿砸你去把这套媚妖给小白。”

......???

儿砸?

“阿白我和你说,这是我和阿爸去魂塔亲自给你打的,阿爸挑了很久才挑出最好的给你。”

我能感受到这副御魂上面强大的力量。

他居然愿意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我吗?

“谢谢...阿爸...”

“不用谢不用谢你们都是我的崽啊...等等你刚刚喊我什么?!”

晴明脸上惊喜的神色让我觉得很高兴。

居然会被一个人类的情绪影响。

“阿爸你把阿白还给我。”

“等等再让我抱一下,这孩子难得喊我阿爸啊儿砸,为父好欣慰啊。”

嘛...

突然觉得这个人傻是傻,但是他开心就好。

10
吸血姬:

鲜血是我唯一的食物来源。

当我接触到阳光的时候,我会被阳光消融。

但我不会死亡。

吸血鬼只会休眠,我们拥有无边无际又黑暗的生命。

这一次休眠醒来的时候,入眼的是一双清澈的蓝色眼睛。

从此这双眼睛成了安抚我噩梦的力量。

梦里不再有鲜血和爸爸妈妈的残肢断臂。

取而代之的是那双漂亮的眼睛,还有阳光和鲜花。

我能触摸阳光了。

阳光。

和当年爸爸还在时家里煮紫苏牛肉的气氛一样。

也像那双眼睛的主人一样。

温暖而平和。

“你在做什么呢?我的小公主。”

“在...想阿爸。”

“想阿爸什么呢?”

“阿爸像...温暖的太阳。”

“哎呀呀,怎么一个个都说我像太阳啊。”他眯起那双蓝色的眼睛笑着拍了一下我的头。

你是我在黑暗而又无限的生命中能够触摸的太阳。

——————————————————————————

TBC

PS 好喜欢吸血姬,她是我的小公举。|・ω・`)感觉我像怪蜀黍呢